1. 查看首頁 > 《我怎么就火了呢》

我怎么就火了呢第二百六十四章 盧生嚴VS方別!

2019-10-25

    【影、漫、游三開花,我依舊會為大家帶來好的影視作品,到時候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謝謝。】

    第二條這篇專訪新聞發布之后,很快就被頂上了熱搜第一。

    當然,這一篇專訪所占據的并不僅僅是熱搜第一這一條。

    【#三開花#】

    【#方別新電影#】

    【#方別轉型#】

    【#方別做游戲#】

    沒錯,熱搜前十這一篇專訪就占據了四條!

    這讓方別想到了前世的那個足球教練穆里尼奧。

    明明就只是一篇采訪,可虎撲、懂球帝等能把這一篇采訪分成十幾條發出來騙熱度跟回復。

    在方別這里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而網友們的反應也十分真實。

    “三開花!三開花!什么都別說了!我只想看電影!不要拖更啊方導!”

    其實一年三部電影真的很快了。

    但沒辦法,人類就是這種永遠也無法得到滿足的生物。

    “游戲?弘揚華國文化?我知道了!是武俠游戲!不然就是歷史策略游戲或者修仙游戲!我已經看穿了!那么問題來了,什么時候能玩兒到?氪金是怎么個氪法?”

    不用說,這是一位重度游戲患者。

    “只有我覺得方導貿然轉型可能失敗嗎?還有那部超級英雄電影,為什么要去好萊塢拍?”

    “是的,只有你!你就是天選之子!你就是世間的唯一!你是電!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話!”

    很快,一如既往,網友們的思路全都被帶偏了。

    

    “好!這是方別自找苦吃啊!”

    華國電影協會內某辦公室里,盧生嚴長舒一口氣。

    最近他壓力真的很大,特別是方別電影塵埃落定之后。

    三部曲國內一百一十一億票房!

    北美二十二億票房!

    全球五十億美刀票房!

    這玩個屁啊!

    雖然經常有人說一部電影的好壞并不只是看票房。

    但相比于所謂的媒體評分,票房才是最直觀的感受。

    除去方別前世《小時代》、《捉妖記》那樣的電影,其他大部分電影都可以說票房反應了這部電影的好壞。

    你說這電影沒內涵沒故事性只是合家歡,但大部分人喜歡的不就是這種電影嗎?

    電影是給人們帶來歡樂,讓人看著有趣打發時間心情愉悅的娛樂方式,這難道有什么不對嗎?

    如果你真的牛逼,那就拍出來既有內涵又有故事性,同時還有趣且讓觀眾心甘情愿掏錢買票的電影啊!

    大家都是用腳投票,你說別人垃圾,可你成績還不如別人,你有什么資格說人家?

    難道是這屆觀眾不行?

    別搞笑了!

    就比如方別前世那些流量們。

    既然你們號稱頂級流量,那就讓你的粉絲去買單啊!

    一張電影票幾十塊,你只要一個粉絲買十張,那只要兩百萬個粉絲不就能貢獻出十億的票房了嗎?

    說到底,電影的水平不夠,你很難讓人買單。

    大家都只是說說而已,真到了去電影院的時候,大部分還是會選擇自己喜歡看的電影。

    所以盧生嚴現在頭疼的問題就在這里。

    他想跟方別和好,但方別完全不搭理他!

    馬上過年了,明年的金龍獎金鳳獎怎么辦?要不要邀請方別?

    不邀請?

    經過去年那兩次事件之后,現在大家都要臉了。

    方別三部曲成績這么爆炸,你不要邀請他?那誰有資格領獎?臉皮薄一點的壓根就不敢上臺好吧!

    臉皮厚的也怕啊!網上大家都噴也就算了,萬一方別那家伙再來砸場子怎么辦?

    可你要說邀請吧

    那豈不是誰都知道華國電影協會跟方別服軟了?

    那一個方別你搞不定,以后大家心思可就活絡了。

    以前那些小弟們以后還會對你言聽計從?憑什么?

    “可惡的方別!”

    盧生嚴是越想越氣,他馬上吩咐:“小葉,吩咐下去!讓拿了咱們錢的媒體去大肆渲染,就說方別貿然轉型就是傷仲永的開始!”

    “盧主任,這樣真的好嗎?”葉天推推眼鏡,“按照我的推斷,這樣只會激起大眾的逆反心理和獵奇心理,他們反而更想去看看方別導演的轉型之作。”

    反正在他的分析里,方別轉型之后的第一部電影無論拍成什么樣,那票房都不會差。

    拍的好了,那自不用說,吹爆黨和自來水以及方別的粉絲基礎以及路人好感度方面現在可以說是完爆國內所有導演。

    那票房口碑絕對就是雙豐收了。

    如果沒拍好,那前期的積累也足以帶給這部電影可觀的票房。

    當然,只是跟其他人比的。

    如果真沒拍好,那跟他自己的電影對比票房絕對就算是撲街的了。

    而且一個人的口碑積累需要好幾部電影,想同的,觀眾也會對他寬容一些。

    也就是說他如果電影口碑撲街,那也是需要最少兩部到三部電影的時間的。

    所以葉天覺得盧生嚴早早就跳出來要看衰方別,這是一件完全不可取的事情,只能把自己推到影迷們的對立面。

    而正如幾乎所有學校的班級都會找一個人來當被大家校園暴力的“小丑”一樣,網絡大家也需要一共共同的目標來發泄情緒以及尋找認同感。

    那么,一個跳出來跟方別對線的“小丑”,豈不是正好符合這個目標?

    葉天的最終目的是往上爬,他當然想干翻盧生嚴,但不能讓華國電影協會被他拉著陪葬,這樣以后到了蘇公子那里他根本就沒底氣說什么。

    盧生嚴畢竟不是真的蠢,只是這一年多以來事事不順,著實讓他氣急攻心了。

    緩下來之后他問道:“那應該怎么辦?就看著方別繼續做大?”

    他也并不全是為了自己。

    他能有今天,靠的就是華國電影協會。

    可如果方別真的另起山頭,搞個“新華影”出來,他也有一定概率頂不住。

    到時候總不能說約方別去釣魚吧?

    人家方別就是釣魚,也不可能跟他這老頭子去啊。

    而且說不定到時候要戴頭盔的就是他了。

    “盧主任,你有沒有想過自己親自出馬?”葉天提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盧生嚴皺了皺眉:“我自己親自出馬?”

    “是的。”葉天點點頭,“您過去的十六部作品我全都看過,可以說全都是精品之作。在那個年代能達到單部電影國內票房過千萬的就已經少之又少,可能竟然有八部都達到了這個水平,甚至其中還有兩部達到了三千萬的票房。”

    他說的年代久遠,當時能達到這個水準確實很不容易。

    不過自那之后盧生嚴就沒有再親自拍過電影了,頂多是當當制片人。

    “所以你的意思是”盧生嚴看著葉天,“讓我親自拍一部電影出來對陣方別?”

    葉天點頭:“我就是這個意思。”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