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查看首頁 > 《奉道而行》

奉道而行第六卷 閑話家常 第128章 主播的蘋果在飛

2019-10-11

    陳建明看著大輝哥手心染滿鮮血的臂章,愣了一下,然后將槍口死死壓下去,怒道:“你特么是在逗我玩么。我現在就告訴你,黑了的血,是永遠不會變回原來的顏色的。我們以前做過的那些事情,也永遠不會因為你帶一個臂章,就能當做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

    “至少還有彌補的機會,不是么。真要一路錯下去,到最后就連回頭路都沒有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為什么不試一下給自己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呢。”大輝哥將染血臂章別回衣袖上,目光坦然的看著陳建明。

    “現在是你不給兄弟們機會,處處與我們作對。”陳建明將臉貼近大輝哥,死盯著他說道,“這世界有白就有黑,有光明就有黑暗,存在就是合理,我們也可以活在黑暗里面。這句話還記得不,是你當初跟我們說的。”

    “現在倒好,你將我們帶到了黑暗里面,像老鼠一樣活著,做什么事情見不得光。你想要名利雙休,想要證明光大的活著,這個我不管,可你也不能踩著兄弟們的尸體爬上去啊。”陳建明怒氣難平,突然一拳將旁邊的廢棄水管捶扁。

    “所以我勸你善良。”大輝哥說道。

    “天臺的歹徒你給我聽著,你已經被警方包圍了……趕緊放下手中的武器投降。”一個大喇叭喊了起來,爛尾樓四周,已經被荷槍實彈的警察包圍。

    “劉光輝,你他媽還報警了,真他媽把自己當良好市民了。”陳建明手中的槍又壓在了大輝哥的眉心處,“你信不信我一槍崩了你啊!”

    “你不會的,你真想殺我的話,早就開槍了。你那么恨我,怎么可能一槍崩了我呢。”大輝哥面不改色的說道。

    “上面的歹徒給我聽著……”嘣一聲槍響,陳建明走到天臺邊緣,一槍將下面的大喇叭給崩掉了。“聽你妹——劉光輝,即便你報警了也沒有用,今天你是逃不了的。蕭老兄,麻煩你了。”

    陳建明說完,嘭一聲,天臺地面被轟出一個大洞,一個一身黑衣的男子從洞口跳了上來。

    劉光輝看見對方一雙手變成了灰色,如有巖石土塊覆蓋,有些驚訝的說道:“土系異能!陳建明,看來你早有準備啊。”

    “劉光輝,我知道你也是一個異能者。今天,我要取回屬于我陳建明的東西,你的異能歸我所有了。”

    嘭嘭嘭——爛尾樓的天臺水泥飛濺,劉光輝與那黑衣男子打在了一起。

    黑衣男子雙手已經被巖石覆蓋,變得堅硬無比,一拳轟出去,直接將天臺儲水池的水泥墻壁轟出一個大大坑洞。

    這是E級土系異能者的基本招式,利用巖石泥土強化自身的防御和力量。

    大輝哥一只手臂不可思議的伸長一截,然后橡皮筋一樣捆在黑衣男子的手臂,將他猛地一拉。另一只手臂一拳轟在了黑衣男子的身上,黑衣裂開,露出了黑衣男子灰蒙蒙的肌肉。

    這黑衣男子身上的肌肉竟然也石化,變得堅硬無比。

    “你不是我蕭京南的對手!”蕭京南趁機一腳將近在面前的大輝哥踢飛,搖頭說道。

    大輝哥翻落在天臺那一個孔洞邊緣。

    他往下一看,十一層之間放了幾十個大大的鐵桶,一股刺鼻的汽油味彌漫開來。“陳建明,你瘋了么!”大輝哥有些驚愕不敢相信的看著陳建明,說道。

    “我要是瘋了的話,下面那些就不是汽油,而是炸彈或者毒氣。劉光輝,我見識過你的能耐,不過沒有用,蕭老兄可以石化,正好克你。”陳建明呵呵笑了起來,道。

    爛尾樓下方,警察蜀黎已經封鎖現場,此時看見警方封鎖了爛尾樓,附近的行人開始聚起來好奇而又有點興奮地張望。

    有好事的吃瓜群眾還拿起手機,拍起了短視頻。

    “劉光輝,你的幫手來了。”陳建明看見一個男子向警察展示了一下證件,然后越過封鎖線走進了爛尾樓,于是對劉光輝說道。“這些汽油就是留給你的幫手的。6噸多的汽油,嘭一聲點著,你的幫手就算是神仙,也要變成烤豬。”

    這個走進爛尾樓的人叫做洪世玉,是異能行動組的人,E級水系異能,是專門前來ZQ市找大輝哥的。

    劉光輝已經站了起來,看著下方的群眾,憂心忡忡的說道:“簡直喪心病狂。你知道這6噸汽油爆炸,會有什么后果么。旁邊空地上就是群眾,一旦爆炸,傷及群眾怎么辦。”

    陳建明楞了一下,旋即捂住肚子大笑起來了,然后指著劉光輝,說:“哈哈,劉大哥,你當真把自己當成劉備轉世了。收起你的圣父心,我跟你說過,黑了的血,它永遠不可能變回紅色。”

    “我從來沒有把自己當劉備,但是有機會的話,我想效仿劉備。”大輝哥說道。

    “人之道,損不足而奉有余。這句話也是你告訴我們的,你怎么就忘了呢。你我要往上爬,就只有踏著血和尸骨。你要學劉備,別做夢了,不可能的。”陳建明突然站直腰,低喝起來,“蕭老兄,我們動手!”

    嘭一聲槍響,陳建明冷不及防的開槍,打在了大輝哥的下肢。蕭京南趁勢上前,連連出拳。

    一陣疾風暴雨般的攻勢,下肢受了傷的大輝哥抵擋不住,被蕭京南幾拳轟的暈死過去。

    此時洪世玉已經來到了頂樓,他已經看見了十一層中的那幾十個鐵桶,于是神情凝重的問陳建明:“陳建明,你逃不掉的,束手投降吧。”

    陳建明咧嘴一笑,指了指天臺地面,說道:“你們這些人每次見我的時候都是這么說的,可我每次都能走掉。下面有6噸汽油,只要我一槍下去,整棟爛尾樓都會夷為平地。”

    “那樣的話,你更逃不了。”

    “我知道啊,所以我請蕭老兄來了。你們慢慢聊,我先走了。”陳建明將地面暈死的大輝哥提起來,跳到了爛尾樓旁邊一棟商場的頂樓上,然后快速離開。

    洪世玉已經和蕭京南打在了一起,雙方力量都是兇猛,拳頭你來我往,轟擊的砰砰作響。天臺的水泥地面在兩人打斗之時,被踩的坑坑洞洞的,好像被犁過一般。

    一拳將天臺的儲水池轟破,一道水箭出現在洪世玉的手上。水箭飛射出去,擊在了蕭京南的胸口,只剝落了一小塊濕溻溻的泥塊。

    蕭京南渾若無事,直沖而來,完全無視飛射而來的水箭。

    一聲口哨突然響起,原本直沖想洪世玉的蕭京南像是得了信號一般,突然停止前沖的腳步,隨即一轉身,直接從天臺邊緣跳了下去。

    這里可是十二層高天臺,地面正在拿著手機拍小視頻的群眾看見一個黑色人影跳下來,忍不住驚呼起來。

    “快看,有人跳樓了。不會是這一棟爛尾樓的開放商被人追貴利,承受不住壓力吧。”

    “極有可能,這爛尾樓都好幾年了。上一段時間還傳出消息,說開放商被高利貸逼上門,有家不敢回呢。這些開放商也真是活該,把房價抬得那么高做什么。”

    “跳樓的不像是開放商。照我看,有點像無間道,這個家伙應該是被人推下樓的。”

    “各位微視的朋友們好,我現在正在案發現場。你們可以看到,爛尾樓附近五十米范圍已經被警察封鎖了起來,而在頂樓之上呢,有三個歹徒已經血拼起來,剛剛還響起了槍聲的……我會隨時跟進這件事情,各位看了請記得給我點贊喔——我去,蝙蝠俠啊,蜘蛛俠!”

    一個年輕男子拿著蘋果在現場直播,一聲口哨響起,他轉頭一看,便看見一個黑衣人從樓頂跳出來。黑衣人在十一層的位置停頓一下,然后猛地墜落地面。

    轟一聲,一道巨大火球從爛尾樓的十一層炸開。一股熱浪傳開,地面的群眾感覺地面都晃動了一下。

    轟轟轟——接連幾聲爆炸響起,爛尾樓被火海吞噬。

    無數磚塊,水泥塊以及玻璃碎屑紛紛飛射到周圍,一些離得近的群眾一下被刮傷,痛苦的叫喊起來。

    “馬勒戈壁,太坑爹了,快走!”不知道是誰尖叫了起來,一些群眾慌張失措,沒頭蒼蠅一樣逃命。

    “微視的朋友們,驚天大爆炸,這絕對是本市年度最精彩的新聞,沒有之一。我現在正在案發現場,你們可以看到,剛才那個蝙蝠俠跳樓自殺之后,一個巨大火球炸了開來。照爆炸的劇烈程度看,爛尾樓里面,至少存放了一百噸的烈性炸藥……”剛才那個拿著蘋果直播的家伙逆著逃竄的人流,滿臉興奮的說了起來。

    砰砰砰,爆炸聲還沒有停下,槍聲便連續響了起來。

    一輛警車突然飛了起來,一個黑色人影風一樣從幾個警察之間急掠而過,然后混在人流之中,很快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各位微視的老鐵,雙擊溜溜溜!”現場男主播歡呼一聲,唱了起來,“誰的眼淚在飛……是不是我們的警車!”

    洪世玉從身邊卷著一重厚厚的水簾,從烈火中跳了出來。他快速穿過慌亂嘈雜的人流,聽見有人在拿手機直播,竟然還興奮開心的唱了起來,忍不住皺皺眉。

    雖然不能隨便動手打人,但對于這種幸災樂禍的吃瓜群眾,洪世玉覺得很討厭,覺得很有必要略施小戒。

    現場男主播手中的蘋果突然不見,下一刻呼嘯著飛了起來。

    “我的手機!!各位微視的老鐵,”男主播手看著自己的手機很不可思議的脫手飛出,飛到了火海之中,哭喪著臉,斷斷續續的唱道,“誰的手機在飛……是不是主播的蘋果。”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