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查看首頁 > 《奉道而行》

奉道而行第四卷 相愛相殺 第87章 中招

2019-10-11

    從I國海港出發,秦奮和佐佐美子上了一艘開往J國的輪船。

    輪船為海晏集團出品,必屬精品,秦奮和佐佐美子都坐在頭等艙上。

    清風徐來,晴空無云,秦奮望著一望無際的藍天大海,心情格外的空曠舒適,心中的煩惱似乎被海風帶到了九霄云外。海鷗從輪船邊上飛翔,時而斜斜的盤旋,掠過海面。

    輪船在大海中航行,不斷的將遠方的海平線拉近。兩道海浪緩緩的朝著兩邊擴散,重疊處一層層的雪白浪花。

    第87章 中招

    佐佐美子走到了甲板上面,一直沒有說話。

    或許她是想靜靜吧,或許就是單純的想站在這里,站在秦奮的身邊,享受那種有人可以陪伴的感覺。

    秦奮不知道佐佐美子心里在想什么,但他能夠看得出來,佐佐美子的心情不太好。

    本來秦奮應該問候一下的,可是秦奮一時不知道該怎么開口。

    從上了輪船那時起,秦奮和佐佐美子的關系已經發生了變化,準確來說,他們兩個現在是敵對關系。秦奮是佐佐美子的俘虜,是她的獵物,佐佐美子正帶著秦奮還有交龍紋鼎回去交差。

    盡管佐佐美子跟秦奮說過,到了J國,秦奮的生命安全是沒有問題的。但這些事情誰能保證得了,對于一個俘虜而言,只有回到自己的國家,或者將敵人徹底擊敗的時候,才能算得上真正的安全。

    輪船沿著大陸的海岸線前行,秦奮雙手扶著欄桿,有時候還能遠遠的看見一條若隱若現的海岸線,甚至一些出海的漁船。

    兩人就這樣站著,彼此都沒有說話,沉默了許久之后,佐佐美子終于開口了:“你去過北海道么?”

    “沒有,只是聽說過,每年冬天,那里會舉行雪祭,他們說很好看。”

    “其實北海道除了冬天舉行的雪祭,還有復古的煤油燈路,紅磚的古舊廠房,飄著雪的河面。北海道雖然也有櫻花,但卻不多,秦君要看櫻花的話,要去別的地方。我家就在北海道一個寧靜的小村里面,小的時候,我和奶奶,還有秋野、小野住在一起。對了,秋野是一直秋田犬,小野是柴犬,很聰明可愛的……一年四季,只要有時間,我都會跟秋野、小野出去玩,,有時候,秋野小野很調皮,我就罵它們,它們一趴下了,我又心軟了,舍不得罵它們。”

    “秋野小野是我唯一的朋友,我怎么舍得罵它們呢。”佐佐美子說著說著,眼睛已經泛起了水霧,“奶奶去世的那晚上,我抱著秋野小野,守在奶奶的身邊,哭了好久好久……幾天之后,有人來要搶走奶奶,奶奶是我唯一的親人,如果他們搶走奶奶,我又要孤零零一個人……我不想別人從我身邊搶走我奶奶,就這樣想著,好像神靈聽到了我的話,那些人一個個得了命令一樣,呆呆的轉身走了。”

    秦奮點點頭,示意自己一直在聽。

    佐佐美子在秦奮身邊,輕聲的說著,說的都是她小時候的事情。佐佐美子奶奶去世的時候,她估計也就剛剛懂事,四五歲的樣子。

    那段記憶如此美好,如此記憶猶新,對佐佐美子來說,像是昨天才發生一樣。

    海面低垂飛旋的海鷗掠過海面,海風吹過來,暖暖的咸咸的,還有點苦澀,跟人的眼淚一個味道。

    埋藏在心底最深處的記憶,一點一滴說出來之后,佐佐美子如釋重負,整個人都放松了下來。

    秦奮吁了一口氣,說道:“佐佐美子,我其實是希望你以后過得快樂一些的,逝者不可追,過去的回憶雖然美好,但如果沉浸在里面不能自拔的話,對自己就是一種折磨和不負責任。你奶奶要是知道的話,其實也希望你像小時候一樣,快快樂樂的。”

    “非常感謝秦君愿意聽我說的話,你真是一個善良的正人君子。”

    秦奮摸摸鼻子,被人無端的贊美,有時候臉皮再厚,多少也會有些不好意思。

    海面的海鷗驚慌散開,一道灰色的影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猛地從海面飛掠而來,直直的撲向了秦奮。

    秦奮只覺有一股陰冷的氣息纏繞在了身體皮膚之上,好像地底粘液粘身,然后從毛孔鉆進了身體里面。

    “秦君!”佐佐美子看見秦奮直挺挺大向后倒下,連忙扶住秦奮。佐佐美子的手一接觸到秦奮的手臂,便覺有一道陰冷森寒的氣息從秦奮身體散發出來,令人不寒而栗。

    秦奮渾身血液都開始凝滯,這道陰冷森寒的氣息和之前施加在寧芷若身上的死降頭如出一轍,只不過比死降頭還要更加的森寒難解。就連心臟處的三色圖案,似乎都被知道陰冷森寒氣息給籠罩起來,一點反應都沒有。

    這道灰色的影子,乃是T國上座部黑衣降頭師頌帕善施展的鬼降。

    上次秦奮替寧芷若承受了死降頭,三色圖案化解死降頭的力量后,頌帕善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反噬,到如今元氣都尚未恢復。

    如今秦奮坐著輪船從I國沿著海岸線去J國,路過T國,頌帕善得知消息后,決定對秦奮下鬼降。

    所謂鬼降頭,其實是降頭師通過控制一些靈異的力量所施展的降頭術。死降頭,受地域距離限制,一般來說,施術者與受術者距離越近,死降頭的威力和破壞力越厲害。

    輪船沿著海岸線,頌帕善站在海中一座小海島上面施法,離秦奮所在位置,不過十幾公里的距離。秦奮猝不及防之下,立即中招,心臟被那道冰冷森寒氣息侵蝕,心跳頻率竟然開始緩慢下來。

    佐佐美子看著臉色發黑,心跳微弱起來的秦奮,很是驚慌擔憂,心里面剛剛點燃的那一點美好期望,又一點點的熄滅下去。

    仿佛回到了那個晚上,佐佐美子看著自己奶奶冰冷的身體,抱著秋野和小野,一直在哭。

    明明是夏天,卻感覺比冬天還要寒冷,佐佐美子的心一直墜落下去,要沉到無邊的黑暗冰冷中去,好像自己的心快要冰凍起來,再也不會為誰再跳動一樣。

    “秦君……”眼淚奪眶而出,佐佐美子將手按在秦奮胸前,感受著秦奮即將停頓的心跳,心喪若死。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