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查看首頁 > 《奉道而行》

奉道而行第四卷 相愛相殺 第84章 請你狠狠電我吧

2019-10-11

    一陣強烈的電流聲響起,秦奮的身體猛地抽搐起來,然后從昏迷中醒了過來。

    “,我叫貝爾鄧肯,很高興認識。”貝爾鄧肯站在秦奮面前,一手拿著一塊金黃色的磚頭,另一只手拿著一根電棒,笑著說道。

    在秦奮看來,這個貝爾鄧肯肯定是這個世界上最為殘忍,最為喪心病狂的劊子手,應該對他進行人道主義的刑罰,以迫使他懸崖勒馬改過自新,比如施以鞭刑,或者浸豬籠,或者套上枷鎖游街示眾等等。

    叫醒一個昏睡的人的方式有很多種,但無論如何,也用不到使用一個殘暴的高壓電棒。

    此時貝爾鄧肯拿著磚頭和電棒,臉帶微笑,就如同惡魔穿上了紳士的皮囊,他的良心是大大的壞的。

    秦奮身體還在抽搐,強烈的電流穿過身體,他感覺每一個細胞都在對著腦袋大喊,救命啊,我要死了。秦奮已經在心里面對貝爾鄧肯這個無情的魔鬼吐槽詛咒了一萬遍,但臉上還是掛起了露出八顆白牙國際標準微笑。

    “,”

    “有件事情需要麻煩你,我手中的東西,應該就是你們華夏國傳說中的上古法器交龍紋鼎吧。請你說出其中的秘密,多謝配合。”貝爾鄧肯拿起手中磚頭,上下翻看起來,頗感興趣的說道。

    “啊!”秦奮一臉的疑惑,表示聽不懂貝爾鄧肯的話,“這是一塊金磚,重量大約兩公斤,按照如今國際金價,應該值得一千四百多萬。老鐵恭喜你,你要發財了。我認識華夏國一位土豪,他超級喜歡金磚,賣給他的話,可以要價一千五百萬,你如果愿意的話,我可以介紹給認識。”

    茲——強烈的電流聲再次響起,秦奮渾身抽搐,雙眼一翻,差點暈死過去。

    貝爾鄧肯見好就收,在秦奮暈死過去的臨界點收手:“秦先生,你還是好好配合。將絞龍紋鼎的秘密說出來,我立即放開你。”

    “當真。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你敢發誓么,要是反悔的話,以后生孩子沒唧唧——唧唧唧唧——”秦奮問道。

    秦奮的話沒有說完,貝爾鄧肯當即給他來了一電棒。對于秦奮的話癆表現,貝爾鄧肯開始顯得有些不耐煩了。

    電棒又在秦奮快要暈死過去的臨界點斷開,貝爾鄧肯不再說話,而是臉色冷冷的看著秦奮。

    “我說,我把我知道的全說出來行了吧。其實這塊金磚的確是交龍紋鼎變的,在沙漠的時候,我用上面的必殺暴擊點還有傷害的棱邊打傷了你的同伴!但這不能怪我,我當時是正當防衛。”

    “然后呢?”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真要有個然后,那就是然后就遇到了你,被你電暈,然后金磚被你拿了,再然后被你帶到了這里。”秦奮愣了一下,然后說道。

    “秦先生,鑒于你的極度不配合,我認為有必要對你采取進一步不得已的手段措施。”貝爾鄧肯對秦奮的態度表示遺憾,走出房間,沒一會走回來之后,手中的電棒一定大了一號。

    “貝先生,貝老板,你不能言而無信,我已經將我所知道的有關交龍紋鼎的一切都說了出來,你應該放我離開才是。”秦奮不服,他的的確確已經將交龍紋鼎的事情說了出來。

    “給你最后一次機會,說出蚩尤封印具體位置。”

    秦奮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你要是不信的話,我說一萬遍也沒有用。來吧,用你的電棒狠狠的虐待我吧。”

    對于電棒的襲擊,秦奮其實是痛并快樂著的。每一次強烈電流流過身體的時候,秦奮發現,心臟處的三色圖案都會閃亮起來。

    三色圖案綠色部分流出一縷縷綠色光芒,快速滋潤修復因為強電流而燒傷的皮膚細胞,而黑色部分更是兇猛,直接將流過身體的電流給吞噬了。

    簡單來說,貝爾鄧肯每點擊秦奮一次,秦奮的身體抵抗力都得到了增強。

    原來貝爾鄧肯手中的電棒,電能足以使用百次,但因為秦奮心臟三色圖案黑色部分在瘋狂吸收電流,電棒用不到十次便滴滴滴的響了起來,提示電量過低,要使用者充電了。

    現在來一只更大一號的電棒,要說秦奮心中沒有一點畏懼,那是假的。但畏懼的同時,秦奮隱隱渴望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一些,恨不能跟貝爾鄧肯說,貝老板,麻煩來一根特大號的電棒。

    強烈兇猛電流加身,終于超過了秦奮身體能夠承受的臨界點,秦奮很是愉快的暈死了過去。

    一盆冰水倒在了秦奮的臉上,秦奮打了一個激靈,又醒了過來。他心中在吶喊:“貝老板,你的方式不正確啊,喚醒一個人最好的方式,應該是電棒。”

    “秦先生,我剛剛收到消息,你的母親得了白血病,正在尋求骨髓移植。我們不妨做一個交易,你說出蚩尤封印的具體位置,我替你找到適合你母親的配對骨髓,你覺得怎樣。秦先生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想來也不愿意看見自己的母親飽受疾病的煎熬吧。”貝爾鄧肯說道。

    “我都說了,我真的不知道蚩尤封印的位置。你還是電我吧,這根電棒就算了,麻煩你換一根,十萬伏的那種。還有,我必須告訴你一點刑罰的精粹。對一個人施以電刑的時候,要逐漸分梯次的增強電流強度,然后在犯人快要暈死過去的時候停下來……總之原則就是不能讓犯人暈死過去,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懂不!”

    秦奮這一說,搞的貝爾鄧肯愣住了,萬分不解的看著秦奮。

    “還有,你不能對著犯人的手臂下手,要朝心臟那位位置,因為心臟一旦接觸到強電流,它會劇烈收縮。心臟一旦劇烈收縮,身體的血液就涌向大腦和四肢,這樣子犯人就會被無盡的痛苦包圍,恨不得砍掉自己的腦袋和四肢……”

    聽著秦奮說的滔滔不絕,又頭頭是道,貝爾鄧肯感覺自己才是犯人,而秦奮就是位經驗豐富的劊子手。

    “如你所愿!”貝爾鄧肯突然笑了,似乎明白了什么,拿著特大號電棒,直接對準了秦奮的胸口。

    “五十萬伏電壓……尼瑪……真要命!”秦奮暈死過去之前的一剎那,心里好后悔。

    原來電棒的強電流流過心臟,真的有一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覺。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