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查看首頁 > 《奉道而行》

奉道而行第三卷 幻夢一場 第72章 壁畫

2019-10-11

    繼續斜著往下走了大概幾個小時,兩邊的壁畫再變。

    到了這里,就連地面都是漢白玉石臺階堆砌而成,兩邊石壁隔著百米便鑲嵌一顆拳頭大小的夜明珠。夜明珠到了地宮這里,就變成了現代社會的白熾燈光管一樣,好像完全不值錢一樣。

    藍靈玉雙眼亮晶晶的,看著石壁上的夜明珠,視線時不時的停留。

    自古有言,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不過對于好看的寶物玉石,如夜明珠鉆石或者一閃閃的裝飾品,女性涌現的興趣的欲望,向來比男性更加的強烈。

    女性思考問題的方式是,這些寶物玉石要是佩戴在身上,一定很好看,可以更好的襯托自己的美麗,使自己變得更有魅力。

    而男性思考問題的方式,很是簡單粗暴,那就是這些寶物玉石,到底值不值錢。要是值錢,那一切都好說,管他漂亮還是丑陋。總而言之,它們的價值在于能夠換來足夠的金錢,金錢是寶物玉石好看漂亮與否的標準。

    要是值錢,沙地上的一個硬不拉幾的貓屎,也可以當成美味的巧克力豆。

    秦奮也覺得這一顆顆的夜明珠很是可愛,但卻對這些夜明珠沒有什么興趣。在秦奮看來,這些夜明珠的價值跟海溝那些黑珍珠一樣,再多也不過錦上添花。

    “千萬要控制住自己的手,雙11你都沒有剁手,這個時候更不能剁手。”秦奮擔心藍靈玉管不住自己的愛美之心,開口提醒著說道。

    “爺爺,這些夜明珠不算國家文物,等下離開的時候,我挖幾顆應該沒有問題吧。”藍靈玉問一側的藍世澤。

    而一側的藍世澤,此時雙眼視線死死的停留在石壁頂的壁畫上,陷入了思索狀態之中。

    秦奮從背包里面掏出那個進口的指南針一看,指南針已經完全失效了。

    地宮里面,藏了某種力量,不止隔絕了磁場,就連秦奮透視之下,也看不到多遠的地方。

    現在深入底下數千米,地宮當中的通風采光,竟是自然無比,完全看不出這里面已經多年未有人踏足。

    漢白玉石堆砌的臺階一塵不染,通道頂壁壁畫栩栩如生。

    “咦,你這個指南針是不是從車行老板那里買的。”藍靈玉問道。

    “對啊,有什么問題?”

    “兩千塊啊!你被他騙了,我的這個跟你的一模一樣,高仿原裝進口品牌,一千塊而已。這個車行老板太黑心了,一個高仿同款產品,某寶上頂多買一千塊,他竟然賣給你兩千,嘖嘖,無良商家。”藍靈玉也掏出一個指南針,跟秦奮的一模一樣,同樣轉不了了,變成了廢鐵。

    “你的是華夏制造,我的原裝進口,貴一點正常。”秦奮一眼看透了藍靈玉手上指南針底部的幾個印字,她藍靈玉的不過是高仿產品,也就是山寨貨。

    不過山寨還是原裝進口貨,到了地宮這里,都是沒什么用的廢鐵。

    “秦奮,我敢確定,這是21世紀以來,最偉大的考古發現。太陽墓地宮的存在,絕對要重新認定華夏國上古的歷史,乃至全世界的歷史。”藍世澤激動的說道。

    沒有什么比挖掘發現一個全新的歷史文物,更能讓藍世澤這個考古專家激動興奮了。

    “這一座太陽墓地宮開始修筑的時間,大概是三千八百多年前,那個時候是華夏國的夏朝,正好跟壁畫上描述的時間吻合。從夏禹治水建立夏朝,再到商湯滅夏,然后到周武王伐紂滅商……這上面記載的夏商周歷史,跟我們認知的完全不一樣。靈玉,你將壁畫上面的內容拍下來,我們以后好有記錄。”藍世澤說道。

    藍靈玉得意的笑了起來,說道:“爺爺你放心,你帽子上的那顆小珠子,裝的可是一個高清攝像頭,這一路下來,你眼睛看到的,已經全部記錄下來了。”

    藍靈玉說完,還挑釁的看了一眼秦奮,在炫耀她的先見之明。

    “怪不得這帽子這么重。”藍世澤說道。

    藍靈玉當開始讓藍世澤戴帽子的時候,還騙藍世澤說這是一頂最新款的考古安全頭盔,重一點是正常的。

    “走吧,藍老。這里面的地宮大得很,我們現在走了半天,還是在支路里面,要真正走到核心的地宮部分,估計還要半天的時間。”

    走了半天,藍世澤一路上時而皺眉思索,時而激動興奮,各種表情不斷的在臉上出現,好像從不擔心表情會用完。秦奮偶爾看一下頭頂的壁畫,也在驚嘆詫異。

    先不說壁畫的內容,但是將壁畫從太陽墓地宮入口一路描繪到這里,少說也是四五十公里。在這四五十公里的通道頂壁中,除了夏商周三朝無數人物歷史外,還夾著鮮為人知,可以說有些天方夜譚的事件。

    這些事件要是說出去,無一不會造成轟動,刷新人們對于上古歷史的認識。

    比如在夏商朝代時候,存在一種龍貓的生物。龍貓頂著兩個黑眼圈,國寶熊貓一樣的黑眼圈,其他的毛發卻是潔白無比的,有點像是兔子,有點像貓咪,也有點像大熊貓,它外形看上去人畜無害,但卻是什么都吃的。

    在商湯滅夏的一場戰爭當中,有一只龍貓體型壯碩無比,直接將夏朝數萬軍隊的武器全部吞吃到了肚子里面,而那些夏朝士兵手中的武器,也是奇形怪狀的,還能夠呼風喚雨。

    “秦奮,我覺得上面的壁畫像是在瞎扯,這跟歷史課本上寫的,完全不一樣。什么烽火戲諸侯、大禹治水、周武王伐紂,這些歷史事件蜀山明明都寫的很清楚了,怎么到了地宮這里,就完全變了樣。我看著看著,怎么覺得自己在看封神榜連環畫啊。”藍靈玉擰轉酸軟的脖子的同時,吐槽起來。

    “那就當看封神榜連環畫吧,我覺得比精壯印刷版的,還要精美,而且內容比連環畫更加的豐富精彩。”

    “都是些虛構的神話傳說,有什么好看的。”

    “那誰誰誰不是說過一句話么,歷史是任人打扮的大姑娘,絕對耐不住深究,只能引以為鑒么。上古時代的歷史肯定存在,但是流傳到今天,都過了幾千年的時間,變樣模糊是必然的。”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