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查看首頁 > 《奉道而行》

奉道而行第三卷 幻夢一場 第69章 拋錨

2019-10-11

    進入羅布泊,入眼便是風沙荒蕪,這里是雅丹地貌,山丘長年累月經受風和陽光侵蝕,切割勾勒出一道道溝壑輪廓。

    開車從公路前行,兩側荒漠沙丘快速向后倒退,鐵紅色的溝壑山谷以及干涸的河床呈現在眼前,一閃而逝。在公路的兩旁,有不少車轱轆碾壓過而留下來的痕跡。

    從高空俯瞰羅布泊,羅布泊猶如人的耳朵輪廓,干涸的河床就是一條條細小的血脈經絡。

    接連羅布泊的,是華夏國最大的沙漠塔克拉瑪干。

    沙漠之中,除了風沙石粒,還有不少動物或者人類的尸骸。

    尸骸被風沙掩埋一般,露出干癟的軀體以及發白的骸骨。

    有些尸骸好保持這臨死前的姿態,眺望著遠方天際,在期待有人出現搭救,或者泉水就在前方。

    一具尸骸躺在了號稱死了千年不倒,倒了千年不朽的胡楊樹干上,這可胡楊樹也已經干死,枝葉早已被風沙吹走掩埋,只留一截跟骸骨相稱的軀干。

    這一具尸骸的口袋里面,有幾張老舊了半截出來,不知道是第幾版的。而在這一具尸骸的不遠處,又有幾具尸骸。

    它們的皮膚干癟,衣服還是挺鮮艷的,看來死去沒有多久。

    偏離公路往一側走大概二十幾公里,有一臺越野車停在沙漠之中。

    一個全身包裹嚴實,臉上蒙著紗布的女子伸出一條大長腿,使勁朝著越野車的引擎蓋踹了兩腳,很生氣的說道:“氣死本小姐了,車行老板也太缺德了。新車開了不到一天的時間,就給我拋錨了,這荒山野嶺,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叫本小姐怎么辦啊。”

    “小玉,不用擔心焦急。最好的車子,到了羅布泊,也隨時有可能拋錨。羅布泊這里,發生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藍世澤帶著一定帽子,朝著四周望了起來,在尋找過路的車輛。

    那位伸腿狠踹引擎蓋的女子,當然就是我們的藍靈玉小姐。

    “爺爺,不用看了,我們應該是最后一批進入羅布泊,要去太陽墓看個究竟的人。不會再有人來的了,我們不如打電話救援吧。”藍靈玉說道。

    “時間上已經來不及了。考古隊那邊剛剛發來消息,說太陽墓有變,有許多來歷不明的人也到了太陽墓那里,其中還有盜墓賊。要是考古隊派人過來,太陽墓很有可能被別人捷足先登。”

    “那要怎么辦。我又不是翔藍學校汽修專業的,開不了挖掘機,擰不動扳手,這汽車拋錨我也不會修。”藍靈玉很干脆的坐在了引擎蓋上面,垂頭喪氣的說道。

    天色慢慢變得昏暗起來,在極遠處,似乎有風云涌動,要撲壓過來一般。

    藍世澤抬頭一看,眉頭緊緊皺了起來,額頭皺紋聚在了一起,上面全是歲月留下來的痕跡:“糟了!看來羅布泊居民流傳下來的話是真的。每當太陽墓出現異常變化,就會迎來一次極其罕見的黑風暴。靈玉,這里離太陽墓還有幾十公里,我們走過去吧。”

    “爺爺,既然沙塵暴要來了,我們不如先找個地方躲避一下。”藍靈玉也抬起頭來,看著遠方天空發黃,也是皺皺眉頭。

    砰砰砰!

    “都怪這破車,要是給力一點,我們現在早就到了太陽墓那里了。”藍靈玉站了起來,引擎蓋莫名之間跟她產生了一種深仇大恨,不共戴天那種。藍靈玉一腳下去,引擎蓋就凹陷一大塊,她幾腳下去,整個引擎蓋已經面目全非。

    一陣白煙從引擎蓋的縫隙冒了出來,然后又有火苗從邊緣飄起,藍靈玉我的媽呀一聲,連忙跳下車,從地上捧著沙子不停的往汽車引擎灌進去。

    好不容易將火苗撲滅,這臺越野車,也終于壽終正寢,引擎被被羅布泊的細沙給吞噬覆蓋了。

    這就是典型的汽車又不是老式電視機,能夠通過拍打法維修,藍靈玉一通操作,徹底斷送了最后一點微末的維修可能。

    “小玉,你是在太沖動了,以后這性子要是不改,爺爺很擔心你嫁不出去。”藍世澤彎著有些佝僂的身子,從后尾箱拿出一套工具,看見引擎箱堆滿了砂礫,很是無奈的將工具扔了回去。

    “爺爺,你不會是準備要修車吧。”

    “本來是想著修一下的,我年輕的時候,學的便是汽修機電一體專業。可現在看來,這臺車已經沒有什么必要修了。”

    “爺爺,你怎么不早說。我還一直以為你是考古專業出身的呢,原來你上過翔藍大學的啊。”

    “我也是剛剛想起。不過沒有關系,有車來了,你看。”藍世澤指著快速開來的車子,說道。

    “是你,秦奮,你不是下海了么,怎么跑到羅布泊來了。”待車子開到身前,藍靈玉看見秦奮,很是驚訝的問道。

    下海!?你才下海呢。

    秦奮腹誹一下,看見藍靈玉身邊引擎蓋上滿是凹陷,忍不住說道:“是你,暴躁的女警,你不是要去抓賊么,怎么也跑到羅布泊來了。來這里抓盜墓賊么”

    “本小姐要去那里是我的自由,你管不著。我告訴你秦奮,要是沙漠里面真有盜墓賊,我一定將他們全部抓捕歸案。”藍靈玉哼了一聲,抱著雙臂說道。

    “你確定你可以跨地辦案抓人!?”秦奮說了一句,然后下了車,走到藍世澤面前,“藍老,我已經收到你留給我的消息了。走,快上車吧,黑風暴馬上就要來了,遲了到不了太陽墓那里,就危險了。”

    天邊的發黃已經蔓延的頭頂高空之上,大風吹來,沙丘上的細沙被大風吹刮,開始翻滾移動起來。

    在空氣中,有不少沙塵漂浮。遠遠地,秦奮抬頭朝前方看去,已經看到了數十里處,有一堵沙塵組成的墻壁滾滾而來。

    天地快速的昏暗下去,如同夜幕將至。

    “好,小玉,我們坐秦奮的車前往太陽墓。”藍世澤說道。

    秦奮幫忙將藍世澤好藍靈玉的行李工具搬上了后尾箱,然后便駕駛者越野車前行。

    沙塵暴卷動,就像是黑云壓城,所過之處,盡數被黑風暴吞沒。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