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查看首頁 > 《奉道而行》

奉道而行第三卷 幻夢一場 第68章 前往羅布泊

2019-10-11

    佐佐美子按照秦奮的說法,坐在長椅上,晃著兩只潔白纖細的小腿,將手中的雪糕吃掉,舔了舔嘴唇,笑道:“秦君,謝謝你。佐佐美子已經很久沒有吃過雪糕了,真的很甜很好吃。”

    秦奮也已經將手中雪糕咬掉:“不客氣,能夠看見最優雅可愛的雪糕吃飯,我也覺得很榮幸。不過雪糕已經吃完了,那么現在應該可以說了吧。”

    “秦君是準備前往羅布泊太陽墓,尋找丹藥治病吧。”

    對于佐佐美子知道他要去太陽墓找丹藥這一件事情,秦奮絲毫不覺得意外。“沒錯,我媽媽得了白血病,暫時沒有找到匹配的骨髓,我不能將希望完全寄托在骨髓配對上面。”

    “可是秦君應該知道,聚靈丹流傳到現在,起碼經歷數千年歷史。就連定海珠這種法器,都在歲月時間侵蝕下腐朽石化,聚靈珠也無法幸免的。秦君,要是在太陽墓中找不到聚靈丹,你可以將你媽媽帶到J國,J國有全世界最頂尖的醫療技術,可以治好你媽媽身上的病的。”

    “謝了。真到了那個時候,我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以治療我老媽的機會。”秦奮站起身來,走到一旁的小賣部,要了兩個雪糕,遞了一個給佐佐美子。“再陪你吃一個雪糕!”

    “謝謝秦君。”佐佐美子瞇起了眼睛,開始貓咪一樣舔著雪糕。

    公園里面的行人看見秦奮和佐佐美子坐在長椅上,都是很好奇的看了過來。佐佐美子很是可愛,完完全全就是小蘿莉一個,坐在秦奮身邊,真的就像是小貓咪一樣,讓人情不自禁的生出一種想要呵護的感覺。

    陽光透過枝葉灑落,微風吹過來,佐佐美子旁若無人的吃著雪糕,一切都顯得那么的溫馨安寧。

    收拾行囊之后,秦奮便坐飛機往西北而去。

    羅布泊在公元三百多年前,是一片湖泊來的,它西北側的樓蘭城,是著名絲綢之路的咽喉。只不過后來隨著氣候的變遷,還有人類活動的影響,才變得干涸起來,以致變成荒漠。

    可現在的羅布泊已經不是幾十年前那樣荒無人煙,神秘兇險。

    這幾十年,隨著現在科技的發展,又不是探險愛好者踏足羅布泊,去尋找破解那些流傳已久的傳說秘密。

    下了飛機,秦奮坐車來到離羅布泊不遠的一個小鎮,跟一個車行老板買了一輛越野車。

    “小老弟,你也是準備自己開車到羅布泊探險的吧。”車行的老板看見秦奮孤身一人,沒有砍價就刷卡付錢買了一輛越野車,笑著問道。

    “閑著無事,進去看看。聽說羅布泊變幻莫測,有著許多不可預測的未知,同樣里面也是美麗異常,一切都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雕琢。我是心生向往,慕名已久。”秦奮說道。

    “那是以前的事情咯。現在衛星地圖一看,羅布泊就那些地方,那里還有什么秘密未知。雖然說是死亡之海,但是現在很安全。小老弟你只要沿著公路開下去,不遇上沙塵暴的話,就絕不會有事情。”

    秦奮點點頭,他這一次前往羅布泊,路線已經定好,肯定會偏離公路的,因為太陽墓離公路有很遠的一段距離。

    “小老弟,我們這里有M過最新研發的指南針,抗干擾能力一流,你要不要買一個。你知道的,雖然沿著公路開下去就不會有危險,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真的來了沙塵暴,車子被卷走,隨身帶著指南針,也算是有備無患。”車行的老板將秦奮沒有出聲,開始推銷起來。

    “車里面不是備有衛星地圖么,還要指南針做什么?”秦奮將汽油、糧食還有水反倒車上,隨口回答。

    “小老弟,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北斗衛星飄在太空,當然不會受到羅布泊影響而失效啦。但羅布泊里面的磁場還是很怪異的,沙塵暴一來,甭管什么微信地圖,都接收不到信號。這個指南針不一樣,它是……”

    “我知道,M國最新研發的產品,抗干擾能力賊強是吧。直說吧,多少錢一個。”秦奮知道,車行老板是準備要把秦奮當做冤大頭,要狠狠宰秦奮一頓了。

    “不貴,進口價一千兩百美刀,我見和小老弟聊得投緣,就取個整數,七千保證童叟無欺。”

    秦奮拿起指南針看了幾眼,按照廣場舞大媽夜市街買衣服砍價的標準原則,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砍掉70%再說:“我最多只能出兩千塊。”

    “小老弟,你也太不實在了。兩千塊錢,我連成本都收不回來,你這砍價也太狠了吧。”車行老板抱怨著說道。

    “既然價格談不攏,那就再見了。”秦奮上了車,準備開走。

    “且慢,小老弟!”車行老板拉著秦奮的手,裝作一臉肉疼,糾結一陣之后,說道,“成交。”

    掃碼給錢之后,車行老板對著秦奮苦笑:“小老弟,我現在想要叫你一聲大佬。說句實在話,這個指南針的進口價,不多不少,我是一分錢沒掙。賣給小老弟,純粹是因為小老弟砍了一手好價錢,我第一次看見有人砍價砍的這么快準狠的。”

    “我這也是從群眾當中汲取學習來的知識。砍價比我快準狠的,大有人在。你到GZ市去,晚上到公園草地溜達一圈,在那里聽著小蘋果啊愛情買賣啊套馬桿啊或者最炫民族風神曲,跳著廣場舞的大媽大嬸,才是真正的高手。”

    車行老板聽見秦奮打著火,準備開車離去,把手搭在方向盤上,說道:“小老弟,哥跟你說句心里話。我原本就打算,做完你這一單買賣后,就卷包袱離開這里的。這里太危險了,快要變天了。”

    “這話怎么說?”

    “太陽墓異常的事情我不說你肯定也知道,畢竟已經鬧得沸沸揚揚,舉國皆知。而根據老一輩傳下來的話,羅布泊太陽墓每一次異常,都會帶來一次百年難得一遇的黑風暴。黑風暴一旦形成,這里就會被沙塵覆蓋淹沒。我看現在已經起風,沙塵暴估計快要到來了。小老弟,聽老哥一句勸,別跟著別人去太陽墓尋寶了,黑風暴一來,沒有人能夠奪得過去。”車行老板算是掏心窩子話了,語重心長的勸秦奮。

    “多謝老哥提醒了,我會注意的。”秦奮說道。

    看著遠去的車子,車行老板嘆了一口氣,無奈的搖頭:“唉,要是黑風暴來了,希望那進口貨管用吧。祝你好運,小老弟!”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