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查看首頁 > 《奉道而行》

奉道而行第二卷 憧憬 第64章 荒島

2019-10-11

    等秦奮和佐佐美子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天之后的事情了。

    秦奮先醒來過來的,他發現自己被海浪推到了一處沙灘上。

    這里看樣子像是一個荒島,里面高樹密林,有一些小動物在沙灘上來回走動。

    當然,這些小動物絕不是烏賊肚子里面的那些寄生蟲,它們都是一些常見動物,上得了餐桌那種。

    秦奮覺得這些小動物可愛無比,看它們一點也不怕生,就想要招手讓它們走過來的。無奈身體被佐佐美子考拉一樣抱住,秦奮也是分身乏術。

    想要叫醒佐佐美子,秦奮又覺得貿貿然叫醒一個昏睡的女孩子,讓她察覺自己姿態妝容不雅,是一種很不紳士的行為。

    再說,秦奮渾身衣服破爛不堪,穿在身上等于沒穿。掛在他身上的佐佐美子也好不到哪里去,直接叫醒佐佐美子,恐怖對方要一巴掌扇過來,大喊秦奮臭流氓不要臉。

    秦奮低頭,只看了一眼,連忙抬起頭來,念咒語一樣念了起來:非禮勿視非禮勿視,脖子以下不能看,更不能想,不然就要太監!

    “不對啊,我又不是什么紳士。她的妝容姿態相比之前在烏賊肚子里面,已經優雅不知道多少倍了。起碼那些黏稠的烏賊口水已被海水沖洗干凈,現在卸了妝,看上去還是超級無敵可愛的小蘿莉。衣服雖然少了點,但這里有沙灘有陽光,都可以曬個日光浴了,怕什么呢。反正吃虧的又不會是我!”秦奮這么想著,站了起來,走到一處干爽的沙灘那里,使勁搖了起來,“喂喂,回家了,太陽曬PP了,趕緊起床。”

    佐佐美子小貓咪一樣嗯了一聲,把頭埋在秦奮脖子那里,還特地拱了拱,繼續睡覺。

    秦奮很是無奈,就那樣抱著一個考拉,往小島走去。

    有幾十只海龜拍成一列,在沙灘上慢吞吞的爬動著。

    “你好啊,海龜朋友!”秦奮打了聲招呼之后,一腳垮了過去,繼續往前走。

    兩只山雞看見秦奮到來,咯咯咯的從草叢里面跳了出來,抖開翅膀耀武揚威起來,示意秦奮不要越界,否則就是侵犯了它們的領域,它們不惜跟秦奮決斗。

    “你好啊,山雞朋友!”秦奮蹲下身,打了聲招呼。

    其中一只山雞跳起來,似乎要跟秦奮決斗,秦奮一下抓住了這山雞翅膀,笑了起來,“哈哈,大笨雞,等下烤了你。”

    另一只山雞咯咯咯的叫了起來,轉身鉆進了草叢里面,不敢再出來。

    或許是聽到兩只笨蛋山雞咯咯咯的叫聲,誤以為是鬧鐘了,佐佐美子一只手抱著秦奮,另一只手伸在空中,胡亂的找了起來,很快便掐在了山雞的脖子上。

    咔嚓一聲,山雞咯咯咯叫聲戛然而止。

    這下好了,殺生這一件罪孽事情,要算在佐佐美子的身上了。

    “* * *¥”佐佐美子口中吐出一連串秦奮聽不明白的話,她伸了個懶腰,然后噗一聲,掉在了沙灘上。

    秦奮汗顏!!!

    第一,秦奮沒想到這個小蘿莉是J國的人,一口普通話卻溜得飛起。

    第二,秦奮沒有想到這個小蘿莉神經如此大條,前一刻還在烏賊肚子里面,下一刻可以睡得天昏地暗。

    “你醒了。”秦奮看見佐佐美子揉著眼睛,睡眼朦朧的樣子。

    “……%¥*…… ”佐佐美子說道。

    “拜托,請說普通話,你們國家的語言我就聽得懂那么幾句。”

    “抱歉,讓你見笑了。”佐佐美子站起來,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伸出手,很自然的說道,“你好,我叫佐佐美子。”

    “你好,我叫秦奮,勤奮的奮!”秦奮和佐佐美子象征性的握了握手。

    “秦君,這只山雞……”佐佐美子看見秦奮手中拿著一只斷了氣,歪了脖子的山雞,有些好奇的問道。

    “噢噢,你說這只山雞是吧,它剛剛還生龍活虎的,可惜被你在睡夢中掐斷了脖子。”

    “啊——好吧!”佐佐美子有些羞愧。

    “不過沒關系,橫掃是要烤來吃的,你下了狠手正合我意。走吧,這里一個荒島,小動物多得很,山雞也很笨,應該餓不死。高樹密林的,淡水也不會缺,我們可以在這里先搭著棚,等著過往船只搭救。”秦奮說完,朝著一側的石灘走去。

    佐佐美子看著秦奮的背影,看見他褲子上面幾個大大的缺口,才意識到自己的衣服也是破爛不堪,連忙抱起來手臂。

    他們兩個被烏賊觸須橫掃暈死過去,之后一路順著暗流海浪,不斷的漂浮,與暗礁石頭撞來撞去,秦奮的背包質地堅韌,才沒有磨損破裂,至于他們身上的衣服,早被扯破,剩下幾塊布條。

    “佐佐美子小姐,不用害羞,這島上應該就只有我們兩個人,而我又是一個正人君子,非禮勿視非禮勿聽的,所以你大可放心,我什么都看不見!”秦奮高喊一聲,然后暗暗偷笑。

    他要透視佐佐美子,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有沒有穿衣服對于秦奮來說,沒有任何區別。

    但秦奮不是這種人,不管怎么說,他和佐佐美子,也算得上是共過患難的人了,一些必要的尊重還是要有的。

    秦奮已經在石灘架起了一個柴堆,將山雞清理干凈,架在上面烤了起來。

    佐佐美子抱著手走了過來,有些驚訝的看著那堆柴火。

    “呵呵,原來我的背包里面有一個打火機,還是防水的,之前在烏賊肚子里的時候,緊張的忘記了。”秦奮打了個哈哈,笑道。

    “坐吧,你要是覺得放不開,那邊有些芭蕉葉,你可以拿過來當衣服綁在身上。”秦奮見佐佐美子一直抱著手,站在一旁沒有坐下來,指了指一旁的幾顆芭蕉樹,說道。

    佐佐美子看了一眼那幾棵芭蕉樹,然后在秦奮目瞪口呆之下,將身上破爛的衣服扯了下來:“秦君,你包里面的都是什么東西?”

    秦奮的包鼓脹鼓脹的,佐佐美子很好奇。

    秦奮拉開背包,露出其中一顆黑珍珠,說道:“黑珍珠,今年過年送給家里人的禮物。”

    “看樣子秦君有一個很幸福的家庭,真是太好了!”佐佐美子聽見秦奮的話,突然有些羨慕的說道。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