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查看首頁 > 《奉道而行》

奉道而行第一卷 三色玉佩 第40章 死降頭

2019-10-11

    ,中醫院。

    秦奮和董巧巧急急趕了回來,看見寧芷若奄奄一息的躺在了病床上。

    “小哥,你可回來了。”藍世民看見秦奮出現,連忙上前,松了口氣說道。

    秦奮看著寧芷若手臂、脖子還有臉上的暗紫紅色斑痕,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很是擔憂:“芷若到底怎么了。怎么會突然患病呢?”

    寧芷若的心跳已經很微弱了,帶著吸氧管,往昔的靚麗光彩被衰弱病態取代,就像是一個行將就木的老嫗婦人一樣,看的秦奮心里焦急疼惜不已。去澳島之前寧芷若還好好的,怎么一夜之間就變成了這般模樣呢!?

    “今天早上吃早餐的時候,芷若她毫無征兆的暈倒了,送到醫院的時候,芷若身上已經浮現起這些斑痕了。秦奮,你快看一下,有沒有辦法救治。”寧弘毅一臉的焦急擔憂。

    這些暗紫紅色的斑痕,是尸斑來的,只會出現在尸體上面。

    寧芷若現在雖然昏迷,身體上的生機氣息虛弱得很,但心跳還在。可她的身體卻是出現一塊塊的尸斑,這種情況,連藍世民也未曾見過。

    在病房里面,除了藍世民、寧弘毅和藍靈玉之外,還有七八個醫生。

    這些醫生也在搖頭嘆氣,尸斑出現在了一個活人身上,實在是未曾見過。依照他們的知識經驗,也沒有聽說過這種罕見的病例。

    “就算是在整個世界病例數據庫中,我們也沒有看過到這種病例。這應該是一種極其罕見的新增的病例,就目前來說,無藥可救。”其中一個醫生神情凝重的說道。

    “藍老前輩,化驗結果怎么說?”秦奮問道,他剛剛嘗試透視,竟然感覺到了一股奇異的陰冷力量。

    這股陰冷的力量附在寧芷若皮膚下面,阻斷了秦奮的視線,使得秦奮無法看清寧芷若皮膚之下的血液細胞情況。

    藍世民搖搖頭,說道:“血液檢驗一切正常,就是這尸斑無法解釋。”

    這時候,刀小虎走了進來,他看了一眼寧芷若身體上的尸斑,眉頭緊皺。

    “這不是普通尸斑!”刀小虎讓其他醫生離開之后說道,“如果我沒有看錯,這應該是T國的死降頭。一旦中了死降頭,是沒有藥物可以解救的,除非把下死降頭的降頭師殺了,才可以解除死降頭。”

    “那你有沒有辦法找到給芷若下死降頭的降頭師,我立即想辦法把他殺了。”秦奮急道。

    “T國上座部中,能夠給別人下死降頭的降頭師成千上萬,要在短時間內找出來根本不可能。再說,這個降頭師如果是隔空施法的話,其等級實力,至少C級以上。這種等級的降頭師的手段,不是你能夠想象得了的。”

    秦奮不敢相信刀小虎的話,追問:“難道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嗎。不可能的,就算那個降頭師是C級,你們異能行動組里面,總有比他厲害的人。只要你們能夠解除芷若身上的降頭,我愿意付出任何代價。”

    “時間上不允許了,三天之內,如果殺不死降頭師,她必死無疑。”刀小虎說道。

    “秦奮,你別心急,我相信你一定能夠想到辦法的。”董巧巧見秦奮心急如焚,于是上前安慰秦奮。

    超凡酒吧里面,秦奮找到了鷹眼。

    秦奮還沒有開口,鷹眼已經率先說話了:“秦奮,我知道你來找我什么事情。這件事情我愛莫能助,給寧芷若下死降頭的人,是T國上座部的黑衣降頭師頌帕善。頌帕善的等級實力遠在我之上,而且此人護衛信徒無數,要想在三天內前去T國刺殺頌帕善,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聽了鷹眼的話,秦奮一下坐在那里,久久沒有說話。

    他也知道要在三天時間內殺死頌帕善,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異能行動組里面當然有人具有殺死頌帕善的實力,但不可能為了寧芷若而承受這種風險代價。

    說白了,就是寧芷若的價值,還沒有大到可以請動異能行動組的程度。

    “死降頭除了殺死降頭師以外,是沒有辦法破除的。但一位白衣降頭師曾經跟我說過,死降頭雖然沒有辦法破除,卻是可以轉移承受的,前提條件是轉移承受死降頭的人,必須是心甘情愿的。”鷹眼想了一下,對秦奮說道。

    在T國上座部中,降頭師分為黑衣降頭師和白衣降頭師兩種,黑衣降頭師以收人錢財替人消災,下降頭害人為主,毫無道德操守可言。而白衣降頭師剛剛相反,主要是幫人解降,以和合術替男女恢復增強感情姻緣。

    秦奮心中的希望點燃起來,連聲問道:“那要怎么樣才能轉移過來?”

    “T國上座部中有一位白衣降頭師同帕拉,他是頌帕善的同門師兄,常年在華夏國活動,為那些中了降頭的人解降,做些和合姻緣。他昨天剛到GZ市市郊,我可以帶你去找他,不過你要想清楚了,要想救寧芷若,必須有一個心甘情愿承受死降頭的人,一命換一命。”

    “這個我知道,你先帶我去見同帕拉。”秦奮點頭,說道。

    鷹眼帶著秦奮到了GZ市市郊,在一間廢棄的老舊木屋里面,看到了T國上座部的白衣降頭師同帕拉。

    同帕拉皮膚很是黝黑,整個人骨瘦如柴。

    秦奮知道,T國上座部中的降頭師,無論是白衣還是黑衣,差不多都是這一副模樣。

    這是因為降頭師修煉的巫蠱法術屬于陰法,他們常年要在陰森之地,比如墳地、太平間、兇屋或者焚尸爐,去采集制作一些尸油、人骨還有干人胎之類的陰冷物質,用作作法材料。

    降頭師大多沒有子嗣,身體瘦削,這是他們修煉陰法的后遺癥之一。

    “薩瓦迪卡!”秦奮雙手連合,放在胸口,用T國語打了個招呼。

    “秦奮,你來找我的目的,鷹眼已經跟我說了。你須找一個心甘情愿之人,方可順利轉移死降頭。你想清楚了的話,明晚子時,你將人帶來,我可以替她作法轉移死降頭。”同帕拉一開口,就是一口極其流利的普通話。

    “同帕拉大師在華夏國生活時間超過二十年,不但會說普通話,也會說粵語,算是半個華夏國的人了。”鷹眼笑道。

    秦奮當場愣在原地,有些尷尬。

    聽了同帕拉的話,秦奮點點頭,說道:“那先謝過大師了。”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