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查看首頁 > 《奉道而行》

奉道而行第一卷 三色玉佩 第39章 欲哭無淚的莫大山

2019-10-11

    這下連荷官都很是驚訝羨慕的看向秦奮,連續押中三把的很常見,但是能夠先是押中圍骰,接著又押中點數的,極其少見難得。

    要說秦奮董巧巧兩人的運氣不逆天,誰信啊。

    莫大山嘴巴張的大大,成了一個O型,難以置信的看向秦奮,接著一臉的羨慕嫉妒恨之余,更是懊惱悔恨,恨不得一頭撞死在桌面。

    “兄弟,早知道我就跟你押三把了……七千五百萬啊!”莫大山欲哭無淚,他感覺機會明明就擺在眼前,他自己卻是白白的錯失了。“就我手賤,怎么不知道跟兄弟你一把呢。”

    七千五百五十萬,換成的籌碼,也有三十幾個,那是厚厚的一堆了。

    “秦奮,我們立即馬上離開澳島!”董巧巧整張小臉紅彤彤的,將荷官推過來的三十幾個籌碼捧在懷里,然后毫不猶豫的拉著秦奮離開。

    這邊賭桌的情況瞬間傳遍整個賭場,全場矚目,所有人看著董巧巧捧著七千五百五十萬籌碼往柜臺走去。

    過了一會,賭客終于從驚訝震撼羨慕之中回過神來,忍不住討論起來。

    許多賭客羨慕嫉妒之余,開始猶豫起來。今天已經有人運氣逆天,這是開了先例,他們當中有人開始幻想自己也能夠像秦奮一樣,能夠連贏三把,贏上數千萬,甚至數億。

    到了賭場入口的柜臺,董巧巧將籌碼遞給服務人員,連連說道:“我們不賭了,麻煩你全部換成現金……”

    秦奮一聽,忍不住笑了起來:“巧巧,全部換成現金的話,你是打算用麻袋裝回去么。”

    “啊——對對,轉到銀行賬戶里面,我真是笨死了。”董巧巧愣了一下,旋即明白過來,不由敲了敲自己的腦袋,埋怨自己太笨了。“秦奮,全部轉到你的銀行卡上吧。”

    董巧巧是想也不想,就讓秦奮拿出銀行卡,要將贏來的錢全部轉到他的賬戶里面。

    “不,轉到巧巧你的銀行卡上。留在我這里不安全,萬一哪天我趁你不知道,又跑來賭場賭錢怎么辦。”

    “可是……”董巧巧其實覺得這些錢是秦奮贏回來的,就應該全部轉到秦奮的銀行卡上面。

    另外,董巧巧心里理所當然的認為,這些錢要交由秦奮處理,就像兩夫妻之間,她只負責相夫教子即可,外面的事情全都交給秦奮。

    這么一想,然后又聽到秦奮的話,覺得秦奮心里有她,董巧巧心里美滋滋的,有一股難以言喻的巨大幸福感涌來,瞇著眼睛傻笑了起來。

    “傻瓜,快把你的銀行卡拿出來!”秦奮不容置疑的說道。

    七千多萬,在賭場之中,其實算不上什么大的數目,有些富豪在二樓的貴賓室中,輸贏動輒上億。

    柜臺的服務人員接過籌碼,讓秦奮他們稍等一下,過了一分鐘的時間,服務人員經過閉路電視會看之后,確定秦奮他們贏的錢是正常的,便說道:“這位先生女士,麻煩你們提供一下銀行卡。按照規定,需要繳稅……”

    這個秦奮自然知道,點點頭之后,便將董巧巧的銀行卡遞了過去。

    七千多萬,繳稅之后,還有五千多萬。

    “兄弟,等一下。”莫大山小跑過來,期待的看著秦奮,說道,“我叫莫大山,能不能請兄弟幫個忙。”

    “請說。”

    “麻煩讓你的女朋友在我的籌碼上吹幾口仙氣,讓我也沾沾你們的運氣。”莫大山將手上的五十多萬籌碼攤開,看向了董巧巧。

    董巧巧啊的一聲,不知道怎么應對。這口仙氣還真不好吹,要是莫大山等下贏了還好說,萬一輸了的話,指不定會全部賴在董巧巧頭上。

    “我來!”秦奮在莫大山目瞪口呆之下,朝著他手上的籌碼呸呸呸的噴了幾下。

    莫大山看見籌碼上面幾點閃著光的唾沫星子,一臉的難以置信。

    “還是剛才那桌,這一把我賭還是圍骰,就這一把,信不信由你。”秦奮說完,便和董巧巧轉身離開了賭場。

    莫大山反應過來,旋即以奧運冠軍百米沖刺的速度跑了起來,大聲喊道:“等一下,我還要押注……”

    莫大山最后一個押注,直接將所有籌碼押了下去:“我踏馬全押圍骰……每份十萬!”

    “先生,請注意你的言辭,不要再說粗口!”荷官告誡莫大山說道。

    莫大山尷尬的摸著腦袋笑了笑,連連點頭認錯。

    荷官將篩盅揭開,三個四點,果然是圍骰。

    圍觀的賭客又一次驚呼起來,忍不住轉頭想要去尋找秦奮他們的身影,可秦奮早被董巧巧拉著逃離了賭場。

    “啊哈哈哈——終于回本了!”莫大山興奮起來,可過了片刻,就又懊惱起來,開始埋怨秦奮,“唉,可惜了可惜了,這家伙怎么就不告訴我究竟是那個點數的圍骰呢。”

    剛才莫大山押注,由于不知道是那個點數的圍骰,擔心押錯,猶豫之下,直接將五十多萬籌碼平攤成了六份。

    圍骰一賠一百五十,即便是這樣,莫大山這一把也贏了差不多一百五十萬。

    看著推過來的籌碼,莫大山一瞬間覺得剛才秦奮噴在籌碼上面的唾沫星子無比的可愛好看。

    想著秦奮剛才三把的順序,莫大山將差不多兩百萬籌碼一口氣全押了大。

    莫大山興奮的看著篩盅,仿佛看到了又有兩百萬籌碼要推到他的面前的。

    受莫大山影響,這一張桌子上,幾乎所有賭客都將籌碼押大。

    一三四,八點小!

    莫大山哎呀我的媽一聲,覺得數千萬的籌碼在這一刻斷送,這種感覺讓他痛不欲生,欲哭無淚。

    秦奮跟董巧巧回了酒店房間,董巧巧真的立即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離開澳島。

    “巧巧,你真的就走么。”秦奮從后面抱著董巧巧的腰,笑著說道,“難得來澳島玩,我們先玩幾天再回去。你要是擔心我們會把贏的錢輸回去,我們這幾天不去賭場就是了。”

    董巧巧身體繃緊一下,然后靠在了秦奮的懷里:“嗯,那我們就晚幾天再回去,不過……”

    說是在澳島玩三天,其實當天之后,秦奮和董巧巧如部分熱戀期情侶出去旅游度假一樣,大部分時間都是留在房間里面的。

    秦奮晚上陪董巧巧出去游玩一陣,很快又忍不住回了酒店。

    一連三天,秦奮樂不思蜀,他和董巧巧之間的純潔美好的友誼關系得到了極大的豐富和加固,進一步升華,做了好事!

    第四天早上,秦奮接到藍靈玉打來的電話。

    藍靈玉說的又急又快:“秦奮,芷若出事了,你再不回來,就永遠見不到她了。”

    “你慢點說,芷若到底怎么了。”

    “芷若突然得了一種怪病,已經進了醫院,所有醫生都束手無策,爺爺說只有你可能救得了芷若身上的怪病。你立即回來,要是芷若出了事,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的。”

    “好,我馬上回去。”秦奮掛了電話。

    董巧巧正枕在秦奮胸膛睡覺,這時候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問道:“秦奮,出什么事情了么?”

    “芷若出事了,我們要立即回GZ市。”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