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查看首頁 > 《奉道而行》

奉道而行第一卷 三色玉佩 第34章 擁吻

2019-10-11

    七八個壯漢圍了過來,每一個都是壯實高大,嚇人的很,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得主。

    其中有幾個壯漢手中還拿著小刀,眼神狼一樣,他們盯著秦奮,似乎是在找下刀的位置。

    寧芷若擔心秦奮的安危,這幾個壯漢就已經不是秦奮能夠應付得了的,再加上陳浩峰手中還有槍。要是真打起來,秦奮怎么可能打過過。

    陳浩峰這種人,發起狠來還真的會不管不顧,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

    “陳浩峰,你說話算數。好,我留下來陪你,你讓秦奮離開。”寧芷若一咬牙,做出了一個決定。

    “好好,既然你肯留下來陪我,我便先放秦奮一馬。哈哈。”陳浩峰大喜。

    可秦奮卻是不答應了,秦奮還是將寧芷若擋在身后,淡淡的說道:“芷若不會留下來陪你的,芷若我們走吧。”

    開玩笑,怎么可能讓寧芷若一個人留下來陪陳浩峰。陳浩峰雙眼之中的貪婪之色顯露無疑,要是寧芷若留下來,她絕對會被陳浩峰凌辱的。

    “秦奮,你瘋了,你別管我,他們不敢拿我怎么樣的。”寧芷若急了,連連說道。

    “你剛才不是說我神通廣大么。這點小事如果我都退縮的話,那就是膽小鬼了。放心吧,我應付的來。”秦奮轉身,對寧芷若一笑。

    寧芷若看見秦奮自信淡定的笑容,心中的不安擔憂,不由弱了許多。她還是很擔心秦奮,欲言又止的,可還沒有開口,秦奮已經轉身,說道:“你們一起上吧,我不想浪費時間。”

    陳浩峰氣極反笑:“我改變主意了,你們先不要一下弄死他,先廢了他的手腳。”

    七八個壯漢慢慢圍過來,秦奮先動手了。

    其中一個壯漢一拳朝著秦奮揮了過去,秦奮對轟一拳。嘭的一聲,這名壯漢的手掌骨一下粉碎,慘叫著倒飛出去。

    嘩啦一聲一張玻璃桌子被壯漢砸碎,壯漢倒在地上,整個拳頭鮮血淋淋,幾個骨頭渣子刺破皮膚,露在了外面,慘不忍睹。

    秦奮這一拳的何其驚人,經過這幾天的時間,他一拳的力量,已經跟大熊的力量不相上下了。即便是世界級別的拳王,要是硬碰硬的話,也要拳頭粉碎重傷而退,更何況是他們。

    陳浩峰愣住了,他還沒有看清發生了什么事情,那個壯漢便突然飛了過來,將他面前的玻璃桌砸個粉碎。

    幾個呼吸的時間而已,七八個壯漢就全都倒在地上,慘叫連連,痛苦恐懼起來。

    秦奮正想要試一下,自己身體力量究竟變異到了什么程度。現在人肉沙包擺在眼前,秦奮求之不得,怎么會輕易放過。

    好在秦奮還留了幾分力量,不然這幾個壯漢就不是骨頭折斷那么簡單了。秦奮要是全力出擊,他們的手腳要全被廢掉。

    “媽了個巴子,都是一群廢物。”陳浩峰沒想到秦奮三兩下功夫就將那幾個人撂倒,驚訝慌張之下,拿起手槍就要對準秦奮。

    “秦奮小心!”寧芷若驚呼起來,大驚失色。

    寧芷若也震驚也秦奮的戰斗力,可戰斗力再厲害,也厲害不過子彈。她看見陳浩峰抬起手槍,心驚膽顫不已。

    秦奮一腳踢飛腳邊的玻璃碎片,陳浩峰手機還沒有來得及扣動,手腕便被一塊玻璃刺穿。他吃痛之下,慘叫一聲,手槍一下跌落在地,難以置信的看向秦奮。

    “你還真是一個廢物,連手槍都開不了。”秦奮撿起地上的手槍,將槍口對準了陳浩峰,打著他的臉,嘲笑著說道。

    陳浩峰被手槍指著腦袋,臉上肌肉抽搐,忍受著巨大的疼痛和屈辱,整張臉難看無比:“你有種就殺了我——”

    “你還真以為我不敢殺你啊。”秦奮將槍口對準了陳浩峰的眉心,開了保險,森然的看著陳浩峰,“那你就錯了,你去死吧。”

    嘭——一聲!

    秦奮一槍打在了天花板上,頓時將陳浩峰嚇個半死。陳浩峰臉色血色全無,嘴唇都抖索起來:“不要殺我,求求你不要殺我!”

    “我還真以為你不怕死呢。”秦奮不屑的搖搖頭,將槍口擦著陳浩峰的腦袋,一連開了數槍,直到所有子彈用完。

    聞著一股尿騷味道,秦奮將手槍扔到一邊:“芷若,我們走吧。”

    離開了天上酒吧,兩人坐著出租車回到了市中心。在江邊慢慢的走著,寧芷若身體慢慢的開始搖晃起來,步履不穩。

    江風一吹,寧芷若的酒意又涌了上來,她突然停下來,很認真的問秦奮:“秦奮,藍爺爺跟我說過,你小時候跟高人學個武功,我本來不相信的。練過武藝的人,怎么可能像你這樣呢,一點風范都沒有。不過現在我信了,沒學過武藝,怎么可能一下擊倒七八個大漢呢。”

    “你還認識藍世民那老頭啊。”秦奮笑著說道。說起藍世民,最近有好幾天沒有見到他了,不過雖然沒有見面,藍世民可不忘與秦奮討論針灸醫術的事情。

    科技發達得很,藍世民閑來無事,就會發語音或者微信給秦奮。

    “我爺爺跟藍爺爺是故交好友,他們兩個向來無話不談,我當然認識。藍爺爺對你可是贊不絕口,還說你是年輕一輩的楷模。”寧芷若雙眼如同夜空中的星星,認認真真的看著秦奮。

    “那是他過獎了,他才是我們年輕一輩的楷模。”

    寧芷若靜靜的看著秦奮,突然不開口了,過了一陣,她踮起了腳尖。

    “芷若……”寧芷若動情的吻了過去,秦奮呆了一下之后,想要說話。

    “什么都不要說了。”

    秦奮抱住寧芷若,純潔美好的友誼關系得到了豐富和加固。

    飛盧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