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查看首頁 > 《奉道而行》

奉道而行第一卷 三色玉佩 第31章 涉嫌走私

2019-10-11

    “爸,你不要生氣。”寧繼明看見寧弘毅怒氣沖沖的樣子,連忙解釋起來。

    寧弘毅都一把年紀了,還有心臟病。秦奮看見寧繼明幾個的樣子,心中暗暗嘆氣:“好在老爺子以前當過兵,身體還算硬朗,要不然早被他的兩個兒子和兒媳婦氣死了。”

    “哼,立即給我出去。”寧弘毅氣的大口喘氣,寧芷若看見,很是擔憂,連忙走到寧弘毅的身后,輕拍寧弘毅的背部。

    “我來吧!”秦奮看見寧弘毅的心臟劇烈收縮起來,有心臟病發作的趨勢,于是對寧芷若說道。

    秦奮在寧弘毅后背的幾個穴位上輕輕的按摩起來。這幾下的按摩手法,秦奮是根據針經里面的針灸之法模仿而得的,同樣可以刺激活絡穴位,起到一個治療的作用。

    看見寧弘毅臉色驟然難看痛苦起來,捂住自己的胸口大口喘氣,只有寧繼明上前,一臉的擔憂:“爸,你別生氣——”

    寧繼賢看向自己的弟弟,眼神之中閃過濃濃的鄙視和不屑,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寧繼明還沒有話還沒有說完,寧弘毅突然快速的平復下來,眉頭舒緩,顯得舒坦起來。

    “小兄弟,謝謝你。”寧弘毅感激之中帶著好奇。平常他心臟病發,總要及時吃藥才能緩過來,如今被秦奮這么按摩幾下,竟然平緩舒坦起來,這讓他對秦奮更加的刮目相看。

    “爸,你沒事了,那實在太好了。”寧繼明先是楞了一下,繼而大喜起來,呼的一聲松了一口氣,很是夸張。

    “爺爺,喝口水。”寧芷若見寧弘毅快速平復下來,抬眼看了一眼秦奮之后,連忙給寧弘毅倒了一杯水。

    “爸,我覺得沒有必要將雙魚玉佩上交給國家。這是我們祖宗當年歷盡千辛萬苦才從羅布泊尋獲回來的,理應有我們自己收藏保管。再說,這雙魚玉佩不是說有幾十對么,國家博物館保留那么多也沒用。再不濟,我們將這對玉佩拍賣了,這可能是數百億甚至數千億的價值。有了這一筆資金,亞洲內沒有一家玉石珠寶公司是我們的對手。”寧繼賢說著說著,變得有些興奮起來。

    “你們幾個出去吧,玉佩怎么處理,我心中有數。我還沒有老糊涂,不用你們教我怎么做事。”寧弘毅擺擺手,說道。

    “爸,我們幾個并不是故意到書房外面偷聽的,實在是有很緊急的事情要和你說。”王芙蓉說著,看向寧芷若,問道,“芷若,你公司是不是要出口了一批玉石首飾到東南亞那邊。”

    寧芷若點點頭,說道:“這是我們公司剛跟東南亞T國一間公司合作的業務,有什么問題么?”

    “嫂嫂倒真希望是自己看錯了,什么問題都沒有,可惜啊。曉玲,你將資料給爸看看吧。”王芙蓉拉了一下身邊的陳曉玲,“這是我們剛剛從海關那里得到的消息,芷若你公司的貨物因為涉嫌國家文物,被海關扣留了。”

    “這肯定是搞錯了,這次出口到東南亞的不過是一批尋常的玉石首飾。”寧芷若笑著搖搖頭,天賜公司的業務往來她了如指掌,這一批出口到東南亞T國的玉石珠寶絕對不會存在涉嫌走私國家文物的可能。

    可資料文件已經擺在了桌面上,寧弘毅翻看了一下,整張臉變得凝重嚴肅起來。他將其中幾張圖片遞給了寧芷若,說道:“芷若,你看一下。”

    “芷若,我在海關那邊有個姐妹。她剛剛發來消息,說天賜公司的貨物已經全部被海關扣押,現在已經請求檢察院批捕了。”陳曉玲說道。

    “爺爺,那批玉石首飾之中絕對不會存在文物,這一點我可以確信。但按照目前情況來看,應該是有人想要栽贓陷害給我。”寧芷若并沒有露出驚慌失色的神態,她顯得異常的冷靜理性。

    秦奮快要看不下去了,這很明顯就是賊喊捉賊的把戲伎倆,稍微用腦袋想一下都能想得出來。寧芷若和寧弘毅當然也能猜到一些,只是礙于沒有證據,又是一家人,才沒有直接戳穿。

    不過秦奮可沒有這種顧慮,他搖搖頭,很冷然鄙視的看向寧繼賢等人,為他們的智商堪憂:“公司有詳細的物料清單,運輸記錄還有檢查確認信息表,出口的玉石首飾過程公安機關可以調取錄像,若是有人想要栽贓陷害,公安機關能夠查得出來。再說,從圖片上來,扣留的東西不一定是文物,極有可能是高仿制的。最終結果如何,還是需要等鑒定報告出來,你們這么急,不會是做賊心虛吧。”

    “這是我們寧家的事情,你一個外人,憑什么插嘴。再說,我現在很懷疑,可能就是你栽贓陷害給芷若的。真是白眼狼啊,枉芷若還處處偏袒你,自若真是瞎了眼了。你再不離開我們寧家,我立即報警。”王芙蓉冷冷的說道。

    “芷若,先不管文物是不是高仿的。我覺得你有時候太過天真幼稚,識人不明。有些人雖然是你朋友或者校友,但他們的品性不一定就靠得住……總之,對于一些害群之馬,我們一定不能姑息。”寧繼明說道。

    “小兄弟,這件事情并非你想象中的那么簡單,這背后有其他公司集團插手。看來他們是已經迫不及待,要對我們天麟集團動手了。”寧弘毅說道。

    “芷若,要不你去自首吧。”寧繼賢勸道。

    “我沒有犯法,為什么去自首。清者自清,我相信法律,三叔,我不用去自首,也不會出逃,公司如果被查封,我會依法上訴的,所以天賜公司中的所有事情,都不勞你們費心。這些資料可以暫且放到一邊,我其實更關心U盤里面的內容。爺爺,當年的沉船事故到底是怎么樣的,爸媽他們到底是怎么遇難的。”

    就在桌面上。寧弘毅將雙魚玉佩放回檀木盒子后,說道:“芷若,聽爺爺的話,這件事情你忘記了吧,就當做是一件意外,不要再深究下去了。”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