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查看首頁 > 《奉道而行》

奉道而行第一卷 三色玉佩 第29章 事有蹊蹺

2019-10-11

    “老爺,外面有一位秦奮秦先生,說是來找小姐的。”這個時候,一個傭人走進來,跟寧弘毅說道。

    寧芷若感到意外和驚喜之下,轉身快步走出了大廳。

    在大門外,秦奮拿著一顆子彈在把玩著。這一顆子彈,是昨晚鷹眼狙擊一槍,射進了他胸口的那一顆。

    摩挲著子彈外面一圈圈金色紋路,秦奮開始猜測鷹眼的異能等級。

    按照刀小虎所說,F級異能者,為異能初步覺醒,尚未能夠控制自身能力。

    異能者,已經學會了異能的基本招式,可以自主修煉強化異能,比如徐有風的速度,還有大熊的力量,還有秦奮現在雙眼的異能。

    而D級異能者,能夠融會貫通異能,創造出一些簡單的招式。只有C級異能者,才能夠異能離體,用來強化武器或者物體,甚至可以對抗普通的熱兵器。

    昨夜子彈入體的一瞬間,秦奮確實觀察到了子彈金色紋路上附著的奇異力量。這是金色紋路上的奇異力量,才使得子彈在高速旋轉的情況下,變得悄無聲息,好像突破了空間的阻隔,直接射進來一樣。

    “看來,鷹眼的異能等級應該已經變成C級了。還好鐵血有個事不過三的規定,不然自己可能那天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秦奮凜然之際,心有慶幸,還好鐵血組織有原則底線,雖然他們的原則底線最后一條顯得很沒有底線和節操。

    “秦奮,你怎么來了。”寧芷若看見秦奮,笑的很是燦爛。

    陽光下,寧芷若的皮膚雪白,好像沒有一絲瑕疵一樣。她將頭發攏在腦后,一笑起來,迷人中帶著嫵媚。

    秦奮看的賞心悅目,不由多看了幾眼,然后才說道:“有東西給你。”

    寧芷若被秦奮這樣盯著,一點也不惱。相反,她心里莫名的開心,很是享受秦奮的眼神:“進去再說。”

    到了大廳,寧弘毅看見秦奮進來,忍不住呵呵的笑了起來:“小兄弟,多日不見了,還好吧。”

    “秦奮,這是我爺爺。”寧芷若介紹著說道。

    這一下輪到秦奮有些意外了,他沒有想到當日所見的老頭,竟然就是寧芷若的爺爺:“原來是你啊,真是巧了。”

    “秦奮,你跟我爺爺認識?”寧芷若有些奇怪的問道。

    “有過一面之緣。”

    “你就是芷若公司的那個經理秦奮。你將玉佩交給了劫匪,我們還沒有去找你,你倒是送上門了。”王芙蓉哼了一聲,冷冷的盯著秦奮說道。

    秦奮看了王芙蓉一樣,然后不再理她。

    王芙蓉看見秦奮無視她的存在,不由怒了:“這里是寧家,我們不歡迎你,請你立即出去。”

    寧繼明和寧繼德還有陳曉玲冷眼旁觀,也是冷淡的很,顯然不歡迎秦奮。秦奮在他們眼里,也只是一個不入流的角色,他們將王芙蓉開口了,自然懶得動嘴。

    秦奮原本還打算不理會王芙蓉就算了的,現在看見她那一副狗眼看人低的勢利嘴臉,心里有些不爽。“你還知道這里是寧家!寧老爺還在這里呢,那里輪到你說話做主。”秦奮懟了回去,頓時把王芙蓉氣的說出話來。

    “小兄弟來找芷若,是有什么事情么?”寧弘毅問道。

    “芷若,雙魚玉佩我找回來了,現在物歸原主。”秦奮將雙魚玉佩遞給寧芷若,說道。

    寧芷若驚訝,她想不到秦奮真的將雙魚玉佩找回來了,要知道,這一個月來,警方也是沒有找到雙魚玉佩的線索。

    這下輪到寧繼賢他們不淡定了,王芙蓉想也不想,立即反駁否認:“肯定是假了,連警察都沒有找回來,他有什么能耐呢。”

    “秦奮,你千萬不要想著用兩塊高仿品來糊弄我們。即使仿真度再高,也騙不了我們。”寧繼賢有些警告意味的對秦奮說。

    “哼,你們都給我閉嘴。四十多歲的人,就不能沉穩成熟一點。”寧弘毅罵道,“小兄弟,你是怎么找回玉佩的?”

    “昨晚去酒吧,有個家伙說,這對玉佩對他沒有用,就給我了。那個家伙還說二十年前的游輪沉船事故并不是意外,是人禍,事故背后有人在策劃指使。后面還給了我一個U盤,說里面有一些資料,記錄了幕后指使人的信息。”秦奮說著,拿出來一個U盤。

    寧繼賢、寧繼明、陳曉玲還有王芙蓉身體一震,臉色的血色一下褪去,皆是驚恐慌張的對視了起來。

    他們只對視幾秒,便有強行鎮定起來。寧繼明驚喜的說道:“那太好了,我早就懷疑,好好一艘游輪,怎么可能說沉就沉的,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秦奮,快把U盤給我們,我們去看一下,到底是誰害了大哥的。”說著就要上前從秦奮手中搶奪U盤。

    秦奮心中了然,寧繼賢如此反應,游輪沉船事故和他們過不了干系。

    寧弘毅臉上的笑意消失不見,他霍然站了起來,皺著眉頭對秦奮說道:“小兄弟,麻煩你將U盤給我,我只有安排分數。”

    秦奮倒是有些驚訝于寧弘毅的反應。因為秦奮發現,在他說出沉船事故乃是有人為之的時候,寧弘毅的眼神之中閃過沉痛悲傷和無奈。

    看來寧弘毅對于當年的沉船事故的原因,早已有所察覺和了解。U盤里面的資料圖片,估計寧弘毅也已經看過,否則的話,不會表現的一點意外驚奇都沒有。

    “秦奮,給你U盤的人到底是誰,他是不是還知道一些當年沉船事件的消息?”寧芷若也留意到了寧繼賢幾人的表情反應。不過事關自己父母的死因,寧芷若也暫時沒有去考慮寧繼賢幾人臉色驚慌的原因,而是有些急切的問問秦奮。

    “芷若你放心,那個家伙一有事情的進展,應該會告訴我的。”秦奮說道,他與鷹眼之間,算是定了一個口頭上的合作協議了。

    “芷若,小兄弟,你們來我的書房,我有事要跟你們說。”寧弘毅轉身往二樓走去。

    “爸,我們……”寧繼賢急道。

    “你們不用來!”寧弘毅停住腳步,打斷了寧繼賢的話,不容置疑的說道。

    寧弘毅帶寧芷若和秦奮進入書房之后,王芙蓉臉色陰晴不定一陣,一咬牙,狠狠的說道:“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了,要是爸他看見U盤的東西,我們就完蛋了。不如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們立即動手。”

    寧繼明卻是喝道:“慌什么,急什么。當年的事情,只能怪大哥時運不濟,跟你我有什么關系。”

    “那現在要怎么辦,我們總不能坐在這里等死吧。”陳曉玲慌張失措,在原地不停的徘徊。

    “先上去聽一下,看看爸跟他們到底說些什么東西,然后再說。”寧繼明說道。

    飛盧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