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查看首頁 > 《奉道而行》

奉道而行第一卷 三色玉佩 第28章 責難

2019-10-11

    “爸,雙魚玉佩可是我們寧家的鎮家之寶啊,價值連城,可如今都過去一個多月了,還是音訊全無的。芷若你也真是的,好好的玉佩放你那里,怎么就被人搶了呢,你也太粗心大意了。”寧芷若的二嫂陳曉玲埋怨起來。

    “我就說嘛,當時就不應該將玉佩芷若你那里。芷若你不要見怪,嫂嫂不是責怪你沒有保護好玉佩,畢竟那三個搶匪有槍,當時情況危急,將玉佩交給搶匪也是對的。只是嘛,你到底還是一個女孩子,要是有個好歹,嫂嫂怎么對得起你父母。”在寧芷若旁邊,有一個三十多歲的少婦嘆著氣說道。

    這個少婦是寧芷若三叔寧繼明的老婆,叫做王芙蓉。

    “還被劫匪打傷了,女孩子就不應該拋頭露面的,找個好男人嫁了才對。”陳曉玲小聲嘟囔起來。

    寧芷若臉色平靜,聽陳曉玲和王芙蓉說完之后,才慢慢的開口:“天賜公司是爸媽的心血,我為人子女,自然要經營好。玉佩的事情,你們不用擔心,我會找回來的。”

    “找?芷若你怎么找,都一個月了,現在有線索了沒有。你莫非還真的相信你那個展廳經理的話么,他有什么能耐,能夠比警方還要厲害么。芷若你啊,太容易相信外人了,這樣下去天賜公司遲早會被你搞垮的。”寧繼賢用力的敲著桌面,一臉的痛心,“天賜公司是大哥大嫂的心血,可不能就這樣沒了。”

    “你們就不要哪壺不開提哪壺了,這件事情不能怪芷若。喚作是我,被匪徒用槍指著腦袋,我也會將雙魚玉佩拿出來。命怎么都比一對玉佩貴重得多。”寧繼明帶著一副金絲眼鏡,做了一個和事佬。

    寧繼明看了一眼坐在中央的寧弘毅,又說了:“爸,我剛聯系了A國的一家醫院,說可以幫芷若治療槍傷,有極大幾率可以痊愈,不留病根,不如就讓芷若去那邊看一下吧。畢竟芷若未來的健康重要,天賜公司的事情我們可以先幫忙打理一段時間,等芷若槍傷痊愈根治,我們再還給她管理就是了。”

    坐在中間沙發上的,正是秦奮當日在玉石展廳洗手間遇見的老者。寧弘毅沒有回答寧繼明,而是看向寧芷若,笑著問道:“芷若,你的傷沒事吧。”

    “放心吧,爺爺,醫生已經說了,只是被子彈擦傷,沒有什么大事的。三叔,謝謝你的好意,A國我就不去了,再說天賜公司現在正迅速發展,我抽不開身。”寧芷若淡淡的說道。

    “芷若,我知道你自小就個性好強,但你畢竟是女孩子,身上槍傷還沒有痊愈,就不要逞強了。你放心吧,在你去A國這段時間,我們就把天賜公司管理好的,難道你對二叔三叔的管理能力沒有信心么。”寧繼明勸道。

    寧芷若嘴角微微翹起,心里卻是在冷笑。她對于寧繼明和寧繼賢的管理能力一清二楚,什么公司到他們手里,都會被整的一塌糊涂。

    “爺爺,要是沒有什么事,我就出去了。公司那邊還有事情,我需要過去處理。”寧芷若沒有理會寧繼明的話,見寧弘毅點頭之后,站起來就要出去。

    “芷若,等一下。我記得一個月前,你曾經在爺爺還有我們面前說過,你會在一個月內將雙魚玉佩找回來的。不知道你說過的話,還算不算數。”王芙蓉叫住了寧芷若,這話一出口,整個大廳瞬間安靜下來。

    一個月前,寧芷若躺在病床上之時,在面對陳曉玲王芙蓉幾個的埋怨逼迫的情況下,確實立下了一個約定。

    寧芷若似乎早已經料到陳曉玲他們會發難一樣,臉上沒有顯露出太大的波動情緒,她將垂落的發梢捋到耳朵后面,笑道:“當然算數。”

    “那今天可是最后的期限了,要是你再不找回雙魚玉佩的話,嫂嫂也愛莫能助了。”王芙蓉語氣冷淡的說道。

    陳曉玲和寧繼德嘴角有一絲壓抑不住的笑意,仿佛勝券在握一樣。

    “芷若,到底怎么回事?”寧弘毅也不知道寧芷若私底下跟王芙蓉他們說過什么話,很是疑惑。

    寧弘毅已經將自己兩個兒子和兒媳婦的表情反應看在眼里,他看見寧繼明在哪里嘆氣,指著寧繼明,說道:“繼明,你說。”

    “芷若當時跟我們保證,說如果一個月找不回雙魚玉佩,也就沒有臉面面對我們了。這不過是芷若當時的負氣話,老爸你不用在意。芙蓉,你也不要舊事重提,這件事情就算過了。”寧繼明解釋著說道。

    “那保證的話,可是芷若自己說的,我不過重新提一下而已。就算芷若不認,我們又能怎么樣呢。”王芙蓉說道。

    寧弘毅一聽,卻是笑了起來:“芷若,我們寧家的人最重承諾。你既然說過那樣的話,自當履行,不應反悔。”

    “爺爺放心,要是今天過后,我還找不回雙魚玉佩,我會搬去公司住的。二叔三叔,到時你們公司有事情需要幫忙,電話或者郵件聯系我就是了。”寧芷若抱起手臂,說道。

    寧繼明王芙蓉幾人愣住了,細想一下,終于明白寧芷若所說的沒有臉面再面對她們的意思了。

    寧芷若是在咬文嚼字,小小的坑了他們一般,可憐他們還后知后覺的,以為抓住了寧芷若的把柄痛腳了。

    “芷若你……”王芙蓉臉色難看起來,她感覺自己完完全全被寧芷若戲弄在鼓掌之中,顯得極其的愚蠢可笑。

    “爸,雙魚玉佩是在芷若手上不見了的,難道芷若就不需要負一點點責任么?”寧繼德問道,“要是都這樣,明日我們家其他人將弄丟了東西,也可以當沒有事情發生么!”

    “爸,我不是挑事的人,只是我覺得,一個大家庭,最重要的就是賞罰分明,這樣才顯得公平。芷若她弄丟的畢竟是無價之寶,無論如何都要負責的。”王芙蓉說道。

    “芷若,既然玉佩在你手上不見,那玉佩便由你負責找回來。你說過的話,也要認真履行。”寧弘毅一錘定音的說道。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