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查看首頁 > 《奉道而行》

奉道而行第一卷 三色玉佩 第25章 鷹眼

2019-10-11

    出了臨江新城,刀小虎臉色凝重的走來,看著秦奮,問道:“你要是殺人,我也救不了你。”

    秦奮搖搖頭,說道:“怎么會呢,殺人可是犯法的,我可不敢做這種事情。”

    見刀小虎有幾分狐疑不信,秦奮笑道:“不過呢,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我給他針灸了幾下,算是替女性同胞排憂解難。”

    “廢了也好。”刀小虎意會,隨即點點頭,臉色明顯松了起來,“你應該還要去另一個人那里吧,我跟你一起。”

    秦奮無可無不可,既然刀小虎要跟他一起去司徒浩那里,那也由他。

    “其實從我收到的消息來看,出錢請鐵血組織對付你的,就是陳浩峰和司徒浩兩人……”刀小虎想了一下,還是將自己知道的說了出來。

    “我已經知道,既然他們要對付我,那就只能以血還血以牙還牙了。他們不想讓我好過,我也不想讓他們好過。”秦奮說道。

    秦奮和刀小虎到了司徒浩那里,司徒浩和喬曼之間的戰斗已經結束,正在熟睡當中。

    喬曼的身材確實很不錯,這一點秦奮深有體會。可此刻,對于眼前這一具凹凸有致的火辣身體,秦奮只覺得有一股的厭惡。

    在這個世界上,從古到今,都有許多人為了生計,或者迫于無奈沒得選擇,而犧牲皮肉色相。

    或許有些人會從道德的制高點鄙視辱罵她們,但秦奮覺得大可不必。因為很多時候,人都是身不由己的,毫無立場毫無原則的就想要將別人踩得一無是處,這種人的人格其實最為低劣可憎。

    喬曼有自己的物質生活追求,想要躋身到上流社會中,不愿跟他秦奮在一起,這個秦奮其實可以理解,秦奮不會強求。

    但在玉石展廳之中,喬曼居然自私到出賣別人,這一點秦奮無法接受。

    司徒浩和喬曼都已入睡,那正好省了秦奮一番功夫。

    秦奮刺入司徒浩和喬曼后頸凹陷處的安眠穴后,在司徒浩的下半身針灸了幾下。

    “要廢掉一個男人,就這么簡單?”看秦奮輕松幾下,就轉身離開了司徒浩的臥室,刀小虎有些驚奇的問道。

    “還沒有完全廢掉,再過一段時間,等他們發現有問題的時候,其實已經沒救了。”秦奮說道。

    “需要做的這么絕么?”

    “絕么?真要做絕的話,就不只是廢了他一個人了。”

    “秦奮,鐵血組織幕后的人,叫做鷹眼,是殺手之王,雙系異能者,你要萬分小心。以鷹眼的高傲,絕不容許一個刺殺任務失敗三次的,這第三次,很有可能就是鷹眼出手。”與秦奮分別之際,刀小虎提醒著說道。

    這個殺手之王,秦奮曾經聽過一些小道消息,卻不知道是真是假,于是問刀小虎:“我聽說這個鷹眼曾經在東南亞叢林,以一己之力獵殺了一百多名來自各國的特種兵精英,而他卻毫發未損,是不是真有這么一回事。”

    “那是十年前的事情,當時鷹眼的異能才剛剛覺醒。十年時間過去,以他視力以及金系雙異能,完全爆發時的真實實力,沒有知道。”提起鷹眼,刀小虎一臉的佩服。

    “你的異能應該也是視力一系的吧,對上鷹眼有幾分把握?”秦奮問道。

    “我先出手的話,可以撐兩招,他先出手的話,撐半招吧。”

    秦奮聽著,心中凜然。

    刀小虎所謂的撐半招,那就是說,他要是對上鷹眼,還是鷹眼先出手的話,根本沒有反應的時間和機會,是必死無疑。

    如果鐵血組織的第三次出手真是鷹眼的話,那豈不是兇多吉少。秦奮一想,心里覺得涼涼的。

    面對徐有風或者大熊他們,秦奮自認為還能夠有招架之力,可真要面對鷹眼這位殺手之王,秦奮現在一點底也沒有。

    “總之你要小心,鐵血的第三次刺殺,能夠有命活下來,只能看你造化。”刀小虎拍了拍秦奮的肩膀,說道。

    秦奮憂心忡忡的走在路上,思緒急轉,想了一個多小時,還是毫無頭緒,找不到任何應對之策。

    鷹眼十年之前便能夠毫發未傷的獵殺一百多名各國特種兵精英,可見其恐怖。如今十年時間過去,鷹眼的實力必然更進一步,到達了一個深不可測的地步。

    以秦奮的能力,面對鷹眼,無疑是一只小小的螞蟻。

    如果自己躲不過去,那爸媽還有妹妹怎么辦呢?

    還有巧巧,自己要是出事了,她怎么辦……

    秦奮想著想著,不由心亂如麻。他正想著要給家人過上好的生活,沒想到飛來禍患,一下就將他的計劃通通打亂。

    秦奮對于未來生活的憧憬,好像瞬間淪為了泡影。

    不知不覺中,秦奮來到了巧巧的公寓。

    秦奮拿出鑰匙開了門,剛進去便看見巧巧抱著膝蓋坐在沙發上,呆呆的出神。

    董巧巧或許早已經醒了過來,發現秦奮離開后,心里忍不住開始胡思亂想起來。她看見秦奮開門進來,一下回過神來,好像一下忘記了所有的羞澀一樣,主動沖過去,緊緊的抱住了秦奮。

    聞著董巧巧淡淡的清香,秦奮心中的煩亂快速平復下來。秦奮正想著要跟董巧巧說些遺囑安排之類的話,董巧巧已經主動吻了過來。

    對于董巧巧來說,這或許已經是她有生以來,最為膽大主動的一次。她擔驚受怕一整夜,心緒七上八下的,一會自艾自憐,想著鼓起勇氣,大膽的跟秦奮說出自己喜歡他,但卻怕所有一切都是自己一廂情愿,到最后連朋友都做不成。

    一會兒董巧巧又在想,巧巧你怎么這么笨,就這點膽子,你既然喜歡秦奮,為什么不說呢,難道一定要秦奮主動么。再說,你不是已經感覺到秦奮他喜歡你自己么。巧巧你要勇敢一點,主動爭取自己的幸福。

    秦奮不是什么柳下惠,在這個時候,他拋空了腦海中的所有紛亂繁雜的思緒,就想著擁吻懷里的董巧巧。

    此情此景,什么言語都顯得很多余。

    秦奮不是石頭,董巧巧的情意他很是清楚。

    可就在秦奮快要進入忘我狀態的時候,臥室玻璃陡然多了一個彈孔。

    緊接著一顆子彈穿透了窗簾,悄無聲息的朝著秦奮射了過去。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