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查看首頁 > 《奉道而行》

奉道而行第一卷 三色玉佩 第24章 變態

2019-10-11

    在小區前下了車,秦奮一路全身戒備,擔心鐵血的殺手會突然出手襲擊。

    一路安全,秦奮和董巧巧進了公寓,秦奮親自下廚,炒了幾個菜,然后熱了早已經煮好的湯,與董巧巧一起吃飯。

    “秦奮,原來你做菜這么好吃的。”董巧巧聞著色香味俱全的飯菜,贊道。

    “呵呵,巧巧你做的飯菜那么好吃,我吃了那么多頓,怎么也學會一招半式了,不然的話就太對不起你了。”秦奮給董巧巧夾了一筷子菜,笑著說道。

    “秦奮,你有取笑我了,我做的飯菜哪里有你的好吃。”董巧巧看著碗里的菜,甜甜一笑,說道。

    “快吃,吃完趕緊洗澡,然后好好休息。”秦奮說道。

    秦奮這話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董巧巧顯然誤會了秦奮的意思,臉一下漲紅,低著頭不敢再看秦奮。

    吃完飯,董巧巧很是乖巧的去了洗澡,然后懷著忐忑緊張期待害怕的復雜心情,進了自己的房間,故意將房門虛掩。

    秦奮看著董巧巧進入房間之間,還有意無意的看了他一眼,總算回味過來,不由失笑。

    也罷!

    秦奮起身,走進了董巧巧的房間。

    房間里面,董巧巧已經用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身體,只露出一個頭來。

    “巧巧,把手給我!”秦奮說了一聲,董巧巧睜開眼看了秦奮一眼,然后把手伸了出來。

    秦奮看著緊張的微微發抖的手臂,有些想笑。他捏住董巧巧手腕處的一個穴位,按照針經針灸的法子,慢慢的揉捻起來。

    一道微弱的氣流流入到了董巧巧的手腕處,董巧巧的身體一下放松起來。過了一分鐘,早已疲憊不堪的董巧巧呼吸變得輕了,已是進入了夢想。

    鎖好房門,秦奮出了公寓,一人往市中心陳浩峰家走去。

    一路慢慢的走著,秦奮倒是不急于一時,現在時間還早,也就十點多的樣子。

    秦奮放心董巧巧一人在公寓其實是有自己的考慮的,現在鐵血的人在暗處虎視眈眈。他秦奮在明處,可以說是防不勝防。

    只有千日做賊,哪有千日防賊的。無論是誰,天長地久,總會有松懈的時候。

    與其每時每刻在緊繃身體,防著對方突然襲擊,還不如主動出擊,來一個引蛇出洞。

    秦奮心里相信,鐵血組織的殺手,應該已經在盯著秦奮,就等秦奮松懈露出破綻,然后再來個一擊必殺!

    凌晨十二點,GZ市臨江新城,一棟別墅之中。

    一間裝飾奢華房間,陳浩峰拿著一條皮鞭,眼神充滿了殘忍的快意。

    “土包子,窮屌絲,竟敢和我搶你女!”陳浩峰笑著笑著,笑容變得暴戾冷酷起來,臉色猙獰嚇人。

    “秦奮,快叫爸爸!!!”陳浩峰的聲音從二樓方便的陽臺傳了出來,雖然隔了一重玻璃,聲音很是微弱,但秦奮卻是聽得清清楚楚。

    秦奮忍不住皺眉,心想:“變態!”

    “賤貨,你們和秦奮一樣,都是賤貨。也不看看你們是什么東西,在我面前,你們爛泥,就是螞蟻。”陳浩峰面目猙獰的罵了起來。

    聽了一陣,秦奮已經斷定,雇鐵血的人去殺他的,便是陳浩峰的注意。

    其實也很容易猜到,在秦奮認識的人當中,有能力且有動機雇殺手殺他的,來來去去也就那么兩個人,其中一個是陳浩峰,另外一個就是司徒浩。

    除了與這兩個人,秦奮就沒有和其他人發生過沖突,以至于留下仇怨的了。

    對于想要至自己于死地的人,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秦奮都無法忍受得了,誰能夠忍受別人威脅到自己的生命呢。換在以前,秦奮要顧忌家人,還會顧慮猶豫一下。

    可現在不一樣了,秦奮有一千種方法可以懲罰陳浩峰和司徒浩。

    斷掉別墅總閘,秦奮直接翻上了陳浩峰房間的陽臺。

    心臟三色圖案處,那幾滴大熊的血液已經完全被三色圖案吸收。隨著大熊血液被三色圖案吸收,秦奮身體的力量開始發生變異。

    雖然還比不上大熊那種驚人的力量,但若是現在在遇上大熊,秦奮絕對敢和大熊硬碰硬來幾下。

    “他媽的!”房間陷入漆黑,陳浩峰頓覺掃興,不由怒罵一聲,可過了幾秒,他又開始獰笑起來。

    陽臺窗戶被秦奮輕易拉開,秦奮走進了房間,淡淡看了一眼房間里遍體鱗傷的女子,便不再去看。

    這是她們自己選的,秦奮沒有興趣理會。

    “誰!”陳浩峰看見一個黑影從陽臺走進來,想也不想,手中的皮鞭便打了過去。

    秦奮一腳將陳浩峰踢倒在地,冷冷的看著捂住肚子,煮熟蝦米一樣弓著身的陳浩峰。

    兩個女的尖叫一聲,嚇得連忙拿被子蓋住身體,縮在了一角落。

    陳浩峰一時說不出來,只是瞪大眼睛,拼命想要看清楚面前的黑影。過了一會,他恢復了一點力氣,突然拉開旁邊的抽屜,想要拿出抽屜里面的手槍。

    秦奮本來還在糾結著,要不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殺了陳浩峰,不過他現在改變主意了。

    秦奮知道,殺人總是不對的,這也是犯法,但心中的那些怒氣卻是無論如何也要發泄出去。

    這樣一來,秦奮就要出手狠狠的教訓陳浩峰一頓,如果有可能,給他來一頓瀉藥,也是可以有的。

    但今晚,秦奮不打算給陳浩峰下瀉藥,他要跟陳浩峰一點永生難忘的懲罰。

    將陳浩峰打暈,秦奮拿出一根銀針,然后對著陳浩峰的下半身點了幾下。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