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查看首頁 > 《奉道而行》

奉道而行第一卷 三色玉佩 第17章 坑你一把

2019-10-11

    寧芷若有些不明白的看向秦奮。陳浩峰為玉石世家陳家的人,耳濡目染之下,對于賭石的經驗極其的豐富。在這賭石節上,可以說是數一數二的,要不然也不可能成為賭石節的籌辦者之一。

    如今秦奮要和陳浩峰賭石,不是以卵擊石么。秦奮一個第一次賭石的人,怎么可能贏得了陳浩然這么一個經驗豐富的人呢?

    見陳浩然一臉傲然的答應了,秦奮心里偷樂,心想:“嘿,你個裝逼狂,不坑死你我不姓秦。”

    “陳先生剛才不是說,讓我到C區挑幾塊石頭練練手么,還說費用您全包了,是吧。”秦奮說完,看著陳浩峰,就等他點頭了。

    翡翠原石一般分為三類,第一類是全賭貨,就是完完全全被石皮包裹住,沒有經過擦窗或者切開的,連賣家也不知道它們內部情況的石料。這種全賭貨賭性最大,能夠出綠賭漲,基本靠運氣。

    第二類就是明貨。明貨是被切開了的石料,內部情況一目了然,石頭的價值已經可以斷定。當然,明貨也是有風險的,剖面顯露出來的翡翠種好水足,品相相當好,但內部可能根本達不到這一個檔次。

    第三類就是半明半賭貨,這種石頭就是在上面看了一個天窗,可以局部看見里面的情況。半明半賭貨的風險賭性也很高,局部露出的翡翠品相質地很好,其他部分的檔次可能會降低。

    明貨和半明半賭貨,基本能夠確定石頭的價值,是能夠賭漲的。但這類石頭的價位也高,即便能夠賭漲,獲利空間極其有限。

    能夠賭漲,獲得暴利的,一般都是全賭貨。

    聽到這邊有人要以賭石對賭,不少人已經聚集過來準備看熱鬧了。

    賭石本就風險性極高,十分的刺激。現在有人以賭石對賭,這就更加刺激好玩,值得讓人期待了。更何況,這還是一個新手和一個老手之間的對賭,這無疑更具吸引力。

    大家都很期待,秦奮這一個新手準備怎樣和陳浩然對賭。

    賭石節中,幾乎所有店鋪的老板都認識陳浩然這個賭石節的籌辦者。剛才秦奮買了假貨的店鋪老板聽說秦奮要和陳浩峰以賭石對賭,先是愣了一下,接著搖頭嘆氣,說道:“這人也太不自量力了,沒有一點的自知之明,難道不知道陳公子是玉石世家陳家的人么。人家從小就泡在玉石行當中,對于一塊石頭的價值,看一下摸一下就能看出個大概,他一個菜鳥怎么跟人家斗。”

    “沒錯,一百幾十萬的錢我還不放在眼里,既然你是芷若的朋友,我陳浩峰自然會招待好的。芷若,你要不要也玩一把,放心,賭漲賭垮都沒有關系的,只要你開心。”陳浩峰笑著對寧芷若說道,一臉的期待。

    在陳浩峰眼里,沒有用錢砸不暈的女人,一百萬砸不暈,那就一千萬。

    “陳公子這么慷慨大方,我要是客氣,那就是不給陳公子面子了。芷若,你既然來了,不如也玩一把,不要辜負了陳公子的厚愛。”秦奮見寧芷若不太想玩,于是給她使了個眼色。

    寧芷若看見秦奮一副要坑陳浩然一把的樣子,疑惑之余,不禁莞爾,于是點點頭,說道:“也好,不過我不會賭石,只能隨便選了。”

    “芷若不用擔心,我對于賭石還有點經驗心得,待會我可以給你一點建議。”秦奮還沒有開口,陳浩峰已經故作姿態的跟寧芷若說了。

    “我們就賭全賭貨吧,我在D區再挑一塊石頭,如果賭漲了的話,就當我贏,否則就是我輸了。我贏了的話,我去C區挑十塊石頭,費用就麻煩陳先生了。要是我輸了的話……”

    “要是秦先生賭垮了,我也不要你怎么樣,免得別人說我陳浩峰欺負一個剛入行的新手。”

    秦奮就等著陳浩峰這么說了,如此正中他的下懷。

    秦奮讓服務人員將剛切開的兩塊石頭放到推車上,然后便又回到了剛剛的店鋪之中,在里面慢慢的看了起來。

    陳浩峰似乎一點都不著急,緊跟在寧芷若的身側,低聲笑著介紹店鋪里面的石頭。

    “就這一塊石頭吧。”秦奮透視過去,在柜臺里面看中一塊石頭,對店鋪老板說道。

    這個石頭前面的標牌寫著來自后江場口,外面的石皮呈灰綠色,不過拳頭大小。

    陳浩峰看秦奮選的隨意,連強光手電筒都沒有用,僅憑一雙肉眼遠遠的觀察,不由笑了起來:“秦先生,你不再認真看一下么?”

    “不用,十個后江九個水,肯定能夠見綠。”秦奮拿起石頭,走出去交給了切石師父,說道:“師父,麻煩中間切開。”

    還是從中間切開,果然夠簡單粗暴的,連擦窗都不需要了。

    跟隨著看熱鬧的人聽見秦奮的話,忍不住搖頭嘆息。

    十個后江九個水,這話是沒有錯。這塊石頭能夠見綠,也不會錯,就拳頭大的石頭,強光手電筒一照,基本能夠看見綠光。

    但能不能賭漲就不好說了,因為這塊石頭的價位一萬塊,如果石頭里面的翡翠成色質地一般,值不了一萬塊的話,就是賭垮了。除非里面是種好水足的翡翠玉石,才能賭漲。

    “真是初生牛犢,無知者無畏啊。要是見綠就能賭漲,我他媽早就發財了。”

    “我看這塊石頭有裂紋,估計手鐲都做不了,應該要賭垮。”

    寧芷若心里沒底,小聲問秦奮:“秦奮,你有底么?”

    “放心,憑我男人的第六感,我有預感,你那位朋友陳先生要輸給我了。”秦奮直接說道。

    切石師父將石頭放在切石機下,然后從中間慢慢的將石頭切開。

    寧芷若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面前的石頭,顯得有些緊張激動。

    切石的過程無疑是最能夠牽動人心的,因為賭漲還是賭垮,一刀下去馬上能夠見分曉。

    看著切面露出濃濃的翠綠,眾人倒吸一口涼氣,驚嘆佩服的討論起來。

    “種好水足,是上品的冰糯種,這價值起碼超過二十萬。”,

    “這塊翡翠二十萬我要了,這位先生愿不愿意立即賣給我。”有一個肥胖的中年男子看見切開的濃綠,當即大聲說道。

    陳浩峰臉色陰沉下來,他沒有料到秦奮的運氣竟然這么好,隨便挑了一塊,就賭漲了二三十倍。

    輸錢事少,丟了面子事大,他堂堂賭石節的籌辦者,輸給一個初入門的新手,說出去對他的名聲有影響。

    “秦奮,你真厲害啊,等下你幫我選一下。”寧芷若比秦奮還要開心興奮,佩服的看著秦奮。

    “運氣好而已。”秦奮點點頭,然后對陳浩峰說,“陳先生,看來要你破費了。”

    陳浩峰看見寧芷若對待他和秦奮兩人的態度截然不同,又看見秦奮得意的神情,心中惱恨不已。

    但礙于現場這么多人,也值得壓住心底的惱怒,裝作一副風度大方的樣子,笑道:“想不到秦先生運氣這么好,放心,幾十萬塊錢,我陳浩峰還輸得起。”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